当前位置: 166小说网> 其他小说> 她心不宜言> 第二百六十八章 一个人与那个人

第二百六十八章 一个人与那个人

    叶宝珠从外面回来就看到了沈宜言不自觉看向元祁那边的举动,她咬了下嘴唇,坐下后,她也忍不住看向了元祁的方向。

    不管以前跟元祁坐在一起也好,还是现在坐在这里,元祁似乎从来都没有刻意来看过她后面的沈宜言。

    元祁究竟知不知道沈宜言一直关注着她的事?

    为什么元祁就能做到这么淡定呢?

    这可是沈宜言啊。

    哪怕那被他那样厌烦了,哪怕知道了沈宜言妈妈有多厉害,她却还是难以抑制地看到这个人就会被吸引住目光。

    叶宝珠紧紧抿着嘴唇,拿起来笔,想要让自己投入到学习中去。

    到下午就要她一个人过去了,她得把作业赶完。

    虽然已经习惯了周五下午就过去,可是这次,元祁不跟她一起。

    想着自己周六日忙碌的安排,她总算是能静下来一会儿了,也可能是作业太多,她没有办法。

    就这样见缝插针地补着作业,她才在下午放学后将作业完成得七七八八了。

    没有做完是因为最后一节老班又布置了一篇作文,只能找时间再写了。

    她的东西都已经收拾好了,可是站起来一个人往外走的时候还是有些孤单。

    元祁原本还打算去送她,结果一下课就被蔡老师叫走了。

    只是送她又不会陪她过去。

    叶宝珠看了一眼紧闭着的办公室门,默默加快了脚步。

    不过,才走了两步就被元祁叫住了。

    “叶子,我送你到楼下,蔡老师找我还有事……放轻松,还跟平时一样,我手机一直带着,有事随时联系我……”

    元祁一边拉着她下楼,一边絮絮叨叨地嘱咐着她。

    也许是蔡老师的事很关紧,到了楼下元祁就不走了。

    叶宝珠看着元祁又匆匆跑上楼,仰头看着元祁出现在二楼向上的台阶,只觉得她们两个的距离越来越远了。

    代表市里去省里参加竞赛,接下来或许还有国内的竞赛,元祁已经走上了一条让她难以想象出来的路。

    她以后是不是只能成为路人了?

    叶宝珠孤单单一个人出去,控制不住地乱想。到了车上后,车上竟然人不多,她还有座位可以坐,而叶明珠一直给她发消息。

    这很大程度上缓解了她要一个人去卖衣服,要一个人住在元祁舅舅家的不安与恐慌。

    以后她也不只是卖衣服了,大姨人多的时候她再过去帮忙,平时就让她自由安排给祁裕修补习功课。

    给祁裕修补课要比卖衣服还要挣钱,大姨,她要是能将元祁表弟的成绩提高到多少多少分都会再分别给她奖金。

    不过,晚上祁裕修都要补作业,她得去看摊子。

    一边卖衣服一边就看初中的知识点,这样大姨也不会多她。

    这也是元祁教的,她现在总结用的也是元祁教她的法子。

    她只要拿出来认真在总结初中知识点的样子,大姨就不会对她太过挑剔了。

    不过气是越来越冷了,现在到了晚上十点多,周围几乎就没有什么人了,准确来,是衣服摊前没有多少人了。

    吃摊边还都围着下班回来的人,谁能拒绝了在这样寒夜里散发着香味与暖意的吃摊?

    叶宝珠也拒绝不了,那香味一直往她鼻子里钻,大姨回家取东西了,她也可以稍稍放松一些了,这样想着,她正准备过过眼瘾,却突然看到了直奔着她们摊子跑过来的沈宜言。

    她是饿的出现幻觉了吗?

    沈宜言来不及细看叶宝珠表情,他在远远跑过来的时候就发现摊子这里没有元祁,他也不敢用自己的手机联系元祁。

    “元祁不在吗?”

    到了摊子边,他也不跟叶宝珠客套,直接就问了她。

    叶宝珠看着沈宜言一步步朝自己跑过来,心都要跳到嗓子眼了,这会儿听到他话只能勉强辨认出他问了元祁,她下意识摇了摇头。

    “她什么时候回来?”

    沈宜言很着急地追问了起来,他怕自己再见不到元祁就没有勇气再道歉了。

    叶宝珠努力着找回自己的声音,她下意识先摇了摇头,见沈宜言着急的皱起了眉头,她咽了咽口水,声地解释,“元祁要准备竞赛不过来了。”

    沈宜言要很努力才能在嘈杂的环境中捕捉到叶宝珠的声音,听明白后,他不由心里一空。

    她在学校啊。

    沈宜言抬手烦躁地拢了头发,见不到人,道不了歉,让他觉得自己之前在车上纠结来纠结过去的分外可笑。

    错过了最好的时机,现在道歉跟再找时间有什么区别?

    注意到叶宝珠还盯着他看,他随口道了声谢转身就要走,可是却被这个话都不敢看他的叶宝珠叫住了。

    “沈宜言!你、你……要是想告诉元祁什么的话,我,我可以……”

    虽然有些惊讶,沈宜言还是打断了叶宝珠,“谢了,有什么我自己会跟她……”

    着,他迈步要走,却突然想到一件事,他顿了下脚步,转头叮嘱,“不要告诉元祁我来过,好吗?”

    在这样昏暗的路灯下,他也像身上落满了光一样,他的请求她怎么会拒绝呢?

    叶宝珠立刻就点零头。

    来的时候如同一阵风,去的时候如同雾散无影无踪,叶宝珠定定地看着沈宜言消失的方向,想到自己被他请求会觉得心里甜蜜,可是转念想到他是为了谁之后又觉得苦涩。

    这苦涩越来越重,越来越深,让她口中都泛起了苦味。

    如果跟元祁比较,最先遇到沈宜言,跟他一个班,现在又一直坐得很近的,都是她。

    可是,她也只有这几个都是。

    完全比不上元祁,元祁得到了那么多都没有动一点心思……

    他只看着元祁,即使会跟她话,也无一例外都是为了元祁,这样有什么好高心?

    叶明珠心中想的很清楚,可是高兴不高兴,却完全不是她自己想明白就能决定的事。

    她其实也没想要什么,只是能看到他,能跟他上话,她就已经很高兴了。

    她跟元祁不一样,她一早就知道的,看他的态度就知道的不一样。

    而且,元祁才是站在沈宜言身边也同样身上有光的那个人。

    她也只是想要这样的高兴而已,虽然有些想法控制不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