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66小说网> 其他小说> 嫡女谋生记> 第300章 事事不顺

第300章 事事不顺

    蠢货!林浮生眼前发黑,他没想到自己的老妻居然这么蠢。没有认亲之前,岂能以林清浅祖母的名义上门?他小心翼翼地偷看了太后和皇上一眼,心里忐忑不安。

    胡乱到皇家攀亲,等同于侮辱皇亲国戚,弄不好那是要处死的,是大罪。

    “太后和皇上仁善,认为王妃出手狠辣,不顾那点儿血脉。其实完全是误会。真正出主意下令的是本王。”赵景云将所有责任往自己身上揽。

    林清浅不赞同看了他一眼,这一次赵景云却没有看她。赵景云的目光正和皇上的目光在空中对上,两个人神色都十分温和,而彼此视线中都有种毫不退让的意味。

    林清浅顿时住口,林家的事,无非是一种导火索,一种皇上和赵景云彼此之间迟早会对上的争斗。她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维护自己的相公总不会错。

    “母亲不过是因为思念晚辈而口误而已,一时的口误,王爷就要了她的命不成?我儿又有何错?”张氏激动地叫起来。

    “皇上、太后,母亲心里对三房几个小辈一直心存愧意,自从三方离开京城后,母亲和父亲常常夜不能寐。靖王妃回来后,母亲激动去找人,口误也不过是一时习惯难改而已,绝无辱没王爷之意。”事关自己所有人的性命,林楚云也不敢大意,她和张氏的声嘶力竭不同,一直打得是亲情牌。

    “虽说府里长辈这些年来对三房有些疏忽,可也照顾他们成长。如今三房只剩下六哥没有成亲,养育之恩,难道还抵不过一时的口误吗?”林楚云眼睛发红争辩,“靖王妃只记着往昔长辈们对她的疏忽,却忘记了她这些年也是在长辈的庇护之下才长大。”

    言外之意,林清浅坐实了忘恩负义,心狠手辣。

    几个学子闻言,立刻跟着附和。

    赵景云对他们的说辞嗤之以鼻。

    御史见状,又忍不住上前,“皇上,自古孝道大于天。林姑娘说得不错,即使往日林大人和夫人对三房稍有疏忽,靖王妃也不能半点儿亲情也不顾。就算她对长辈兄长心有不满,也不该在众目睽睽之下,用那样狠毒的方法对待长辈。”

    也有想要和稀泥的朝臣,“皇上,靖王妃此举虽然过分些,却也情有可原。”

    皇上赞许地看了一眼说话的朝臣,是,他不得不憋屈的承认,就算林清浅出手狠辣,他这个九五之尊,也不能拿林清浅如何。

    因为林清浅找了一个好相公,哪怕赵景云再做得过分些。他也不能因为一个臣子的家务事而和赵景云直接撕破脸。

    “靖越王”

    赵景云向来不按理出牌,他傲然扫了众人一眼。他的目光所及之处,所有的人全都低下了脑袋,没有一个人敢和他目光对抗。

    “臣觉得皇上这些年过得可真憋屈。”他淡淡地开口。

    众人

    皇上也发懵,他不觉得赵景云是真心在心疼他。

    果然,赵景云接着慢条斯理说下去,“皇上是不是应该提前开恩科?”

    众人

    明明众人指责声讨的是林清浅,怎么又扯到了恩考上?

    “各位大人每个月享受朝廷丰厚的俸禄,却以私人情感代替国法。本王倒是要问问,各位大人拿的是林家的银子,还是朝廷的俸禄?国无法不立,断亲书的作用明明确确写在律法条文之中,众位大人却枉顾律法,如果心中无国家无皇家,各位不如退位让贤,给真正以国法为先,以社稷为重的贤能。古圣人曾言:皇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皇上明鉴。”

    众人呆若木鸡。

    国无法不立,这个道理所有人全都懂,可

    赵景云搬出律法说事,众人还真不好反驳。特别是在场的官员,生怕自己开口就被赵景云扣上不懂法律,包庇林家的罪名。

    皇上干笑两声,刚要开口。

    赵景云又漫不经心自言自语,“臣倒是觉得,就算皇上提前开恩科,估计也无济于事。”

    说完,他若有所思地看了闹事的学子们一眼。

    学子更懵,同时他们恨不得直接钻到地下去,来之前多么希望皇上记住他们,此刻就多么害怕皇上记住他们。

    “法在各位大人和未来的大人们眼中,可有可无倒也罢了。众位不将皇家威仪放在眼中,又是何种居心?”赵景云不依不饶,“本王倒是第一次听说,随意一个阿狗阿猫找上门去,本王就得和王妃就得磕头迎进门款待。是不是以后,但凡能和本王和王妃扯上半点儿关系的东西,本王就得看他们的脸色行事?皇上,就算本王不在京城之中,和众位朝臣少几分热络,他们打了本王的脸,本王也就忍了。可他们接着本王,打皇上和太后的脸面,是不是太过了?”

    一直没有说话的林清浅连忙点头跟上,“王爷说得对,林老夫人年纪大,糊涂忘性大,我可以不计较。林岳年纪轻轻,故意煽动一群不相干的人,故意扰乱国家秩序,怂恿老夫人藐视皇家威严,我和王爷要是再没有反应,岂不是真成了傻子。”

    众人

    “照我说,一个林岳可恶也就罢了。最可恨的是,那群不相干被人怂恿的人,被人挑唆两句,不但犯了律法,而且还藐视皇家威严,简直是吃饱了撑的,不但可悲而且可怜哟。”

    学子和百姓代表

    他们就是林清浅口中的吃饱撑的类型。尽管林清浅说得好听,不过众人对她的印象还是没有多少改变。

    在他们看来,林老夫人虽然做法有些不妥,但老夫人是林清浅的长辈。断亲书固然在,可亲情却不能真的割舍,否则天下人都要学林清浅如此无情,那不乱了套。

    “说到养育之恩。”赵景云轻笑,“正巧林大人在,本王正好向林大人讨教几分。”

    “下官不敢。”林浮生在赵景云面前不敢托大,而且他有直觉,赵景云想说出的话,绝对与林家没有任何好处。“王爷说笑”

    “本王是个无趣的人,向来不会和人开玩笑。”赵景云压根不给他退缩的机会。

    “放心,本王不会问你,林楚云如何嫉妒本王的王妃,从而将王妃推下池子的旧事。也不会问林大人为了帮林楚云掩盖罪行,大房二房如何设计陷害林渊和小妾通奸的事,更不会询问这些年来,林大人为何单单几个三房的吃喝用度列在外,让三房自生自灭。因为这些事,太后已经派人处理过了,再说,林大人不是赔了两千两银子吧,事情过去就过去,本王难道会为了这点儿小事,再算旧账。本王又不是林大人那点儿度量。”

    他的语气轻柔,仿佛在说一件最简单的事,众人却听得冷汗直冒。

    太后的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长辈不慈,小辈才会不孝。林浮生作为朝廷官员,后宅不宁,一家人涉及害三房,也难怪三房对他们不喜。

    赵景云真坏,他根本不给众人缓和的时间,冷笑盯着一身冷汗的林浮生丢下一记重磅,“本王就是想问问,林大人知不知道林渊和林觉予每日喝下的汤药之中被人下毒。这些年来,林大人心中对三房可否有愧。对了,林大人千万别敷衍本王,说什么因为心疼三儿离世,才忽视三房子嗣之类的话。这话,也只有哄哄傻子罢了。”

    林浮生额头上的冷汗开始往下流。

    林楚云想要开口,赵景云一个冷冷的目光扫过去,那阴冷的眼神吓得她立刻缩到了张氏面前。

    赵景云的话,让所有人发出了惊讶声,接着炸锅。下毒?林家居然给三房的子嗣下毒?

    常言说,虎毒不食子,林家可真够毒的!难怪林清浅对林家恨之入骨,如果换成他们,他们也很不得要林家人的命。

    这么一想,风向立刻转变。学子们更是心痛不已,到了这个时候,他们还不明白他们是被林家当刀子使了,那他们也真的是傻透了。

    “本王的女人,以前吃了那么多苦,本王只能多疼她一些了。”末了,赵景云再摆明自己的态度。

    众人再无人敢出声,是呀,他们也没有这么大度。

    “林楚云?”林楚云安静下来以后,赵景云却主动盯上了她。

    被点名的林楚云浑身发抖,她很清楚,赵景云对她绝无好感,这首,赵景云叫住她,决不会是好事。

    她是个聪明,在不利于自己的情况下,立刻选择先发制人。

    “王爷,三哥中毒的事,我们并不知,回去后,我们一定会严查此事,还他们一个公道。”

    “公道?”赵景云噗嗤笑出声,“栽赃陷害不正是林家的拿手好戏吗?你是不是故意拿本王的王妃练手,以便进了东宫以后,好游刃有余?”

    这话十分诛心!别说林楚云瘫倒在地,就是其他人,也不禁打了一个寒战。是呀,林楚云以后是要进东宫的侧妃,她这样善于玩心计,心狠手辣的人

    皇上微皱眉头,太后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赵景云的话虽然是在挑唆,可他也没有说错,林楚云对堂妹都能下死手,这样的女人,用心狠手辣形容都不够。

    “太子的口味还真独特,居然喜欢这样的女人。”林清浅在边上补充一句。

    周围鸦雀无声,林楚云吓得立刻跪下,“皇上太后明鉴,小女不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