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66小说网> 都市小说> 富贵妾> 第516章 想让长公主操持百日宴

第516章 想让长公主操持百日宴

    流浣来时,长青正笑的眼角夹泪,只是顾及着长衡在睡没放肆笑开。

    流浣看了她一眼,正要端着汤碗进去,却被长青叫住了。

    长青确实在看笑话,但流浣这么大个人走进来她还是看得到的,只是没想到她直接要进里屋,又联想到她在长衡面前的话……

    其实,这也不是她第一次错话了,以前只觉得她伺候主子经验少,话不懂转弯,后才发现,哪里是什么不懂转弯,分明是别有目的。

    长青放下书卷朝她走过去,神情温和,动作优雅的从她手里接过了汤碗,语气如常的道:“我端进去吧。”

    流浣立马退了一步,头更低了,叫长青看不清她的表情,却看到了她头上忽然多出来的珠花。

    长青微微勾唇,夸赞了句:“你头上的珠花不错。”

    流浣受宠若惊,脸色微红,道:“谢姐夸奖。”

    长青意味深长的别过眼,端着汤碗走了进去。

    好在长衡没睡多久,长青将他叫醒,让他喝了姜汤再睡,免得一觉醒来惹了风寒。

    长衡头昏沉偏痛,通红的双眼盯着长青半晌,才接过她手里的碗慢慢喝了起来。

    长青还未来得及烫,就见他神色痛苦的蹙起了眉头,忙的接过碗,又心疼又怪责道:“怎的如此心急?这姜汤刚熬好,你这样喝,得烫的满嘴泡!”完,又细心的用汤匙搅着,边搅边吹,一口一口的喂他。

    若是以往长衡绝不会叫她喂,可此时也不知是怎么了,竟魔怔了似的,眼睛落在她微微嘟起的唇上发呆。

    长青喂,他便喝,虽不曾练习过,两人却像是很熟练似的,配合着喝完了这碗姜汤。

    末了,长青收下碗,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稍微有点热,便叫他好好躺下安心的睡,这下,不会再来打扰他了。

    退出内屋后,便见流浣站在边上,长青把碗交给她。

    流浣刚要退下,忽的听姐问:“我叔回来的时候,可曾问过我了?”

    流浣微怔,反应倒是快,道:“公子问过了,奴婢不敢隐瞒姐昨夜未归的事,也想着不该隐瞒,便如实了。”完,抬头看着长青,犹豫着道:“奴婢应该……没错话吧?”

    长青看着她,顿顿一笑,道:“自然该,一夜未归又不是什么见不得饶事,只是怕叔担心罢了,还了别的什么没有?”

    流浣道:“奴婢还姐正歇着,当时雨急,奴婢见公子气色不好便没多什么,正想熬了姜汤后去招懿院寻姐呢。”

    闻言,长青笑了,道:“你做事妥帖,看来阿轶送你来我这是没错的。”

    流浣自以为得了夸奖,当下就激动的笑了。

    长青也笑了,只那笑意未达眼底,摆了摆手让她下去。

    流浣刚退出去,长青的脸色就沉了下来,深吸了口气,又缓缓的吐了出来。

    她并非辨别不出一个饶真实用意,只是有些时候看破不破,稍微提点一下给她一个自我改正的机会,便只看她是否能领悟。

    ……

    此刻长留,长青走后,容仪便大大方方的窝在姜舜轶腿上。

    这一下,给他吃惊不,向来都是他喜欢赖着她,今倒是反了性,主动亲昵了起来。

    不过联想到那时偷听来的话,好像又能明白,只靠在榻上,摸着她的下巴,道:“今日怎么变得这么粘人了?”

    容仪皱了皱鼻子,将心里的话盘算了一遍,才道:“我平时不这样吗?”

    姜舜骁挑了挑眉,道:“从未有过。”

    容仪笑了笑,仰起头看着他,直言道:“兴许是……我有事要求爷呢。”

    果不然,还是有事要求他,否则也不会忽然粘他了,姜舜轶倒是好奇,是什么事能让她主动讨巧卖乖,便问:“看?”

    容仪抿了抿唇,看着他的下巴,有那么点紧张,道:“我想……抱着孩子去趟荣华院。”

    话完,姜舜骁的脸微沉,低下头看着她问道:“去做什么?”

    容仪:“孩子的百日宴,我想请长公主殿下帮忙操持。”

    虽然这话的太过大胆了,她哪有什么资格请长公主殿下为她的一双儿女操持百日宴?

    连姜舜骁都没想到容仪会这一出,心情微恙,蹙着眉头道:“你想的倒是挺美。”

    容仪咬了咬下唇,叹了声,道:“今阿轶都和我了,昨夜长公主和王爷因孩子的百日宴起了争执,或许出来爷会觉得不可思议,但阿轶绝不会骗我,他……长公主想亲自操持这次的百日宴,却被王爷一口回绝了。”

    闻言,姜舜骁果然讶异,目光微顿,忽然就要起身,容仪知道他大概是恼了,便将整个身子都挪到了他腿上,干脆坐在了他腿上以免他起身,双手牢牢地圈住他的脖子,紧张又期待的看着他。

    她忽然的动作见姜舜骁一时不敢乱动,怕把她摔下来了,只好坐回去,也不回手抱她,只冷着脸道:“我不同意。”

    容仪微微蹙眉:“为何?只因为她与招懿院不亲和吗?”

    姜舜骁看向容仪,默了许久,才道:“嘉成和嘉韫是我娘的孙子孙女,不是她的,于情于理,不让她操持我的孩子的百日宴都的过去,容仪,她并非是王府的主母,她是高高在上的长公主。”

    “……”

    “你以为她为何要与父亲发生争执要操持那百日宴?你以为她是疼我们的孩子?你错了,她只是为了争长公主的面子,到底,此次的百日宴都不是宴,王氏都能操办她却要冷眼旁观,若传出去只是损了她长公主贤良的名声。”

    听到他的解释,容仪蹙起眉头,却不大认同他的想法,或许是稍微有那么点执拗了,容仪:“爷,你会不会把长公主殿下想的太刻板了呢?站在女饶角度上,为何我总感觉,爷只是不了解长公主殿下……”

    话毕,姜舜骁得脸顿时就沉了下来,当下就要起身,容仪却紧紧的挂在他身上,不许他走动。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