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66小说网> 其他小说> 囚爱天使:逃婚猫咪不服输> 第79章 雪天路滑

第79章 雪天路滑

    保安队的人完全成了一个炮弹轰击的枪靶,被苍洛桀好一阵数落。不过,他们没有察觉到一个穿着礼服跳墙进来的女生,也算是他们很严重的失职了。



    “少爷,您又到处乱发脾气了。”



    正在苍洛桀要关门的时候,Ja带着医生和食物走了过来。



    “总统大人您好。”



    “好,你们是医生吧。”



    “是的。”



    “很好,你们现在客厅里等一下,要保持肃静。”



    阿“她睡着了,暂时先不要去打扰她。这几天她睡的都不是很好,好不容易睡着了,让她多睡一会儿吧。”



    “少爷,梓渊怎么样了?你们还好吧。”



    “午餐你们有好好地吃吗?”



    “浪费你的一片苦心了,几乎没怎么动。”



    “怎么会呢?今天早餐不是还吃的好好的嘛。”



    “因为一点小误会,她没有吃午餐,这个晚餐一定要让她吃了,就算是用灌的也要给她灌下去。”



    苍洛桀不能再放任夏梓渊不好好地吃饭了,她本来就挺小只的,小身板瘦弱的好像一级大风就能把她给吹走一样。



    “这个我知道,那您呢,你有吃饭吗?”



    “我哪还有心思吃啊,大好的时光全都用在工作上了,今天在书房里忙活了一下午。”



    “那您赶快先吃一点吧,这还热着呢。”



    “不用了,我跟轩还有约,这就要出去了。”



    “少爷,不能一有烦心事儿就出去喝酒了。您现在肩负重任,不能再像小孩子一样了。”



    “好了啦,Ja我都知道了。你怎么跟轩一样啊,做什么都管着我。轩也变的婆婆妈妈的了,您就替我照顾好里面那只小野猫就行了。”



    “听说老爷已经订好回国的机票了,为了不大动干戈,他好像不坐私人飞机回来了。”



    “那个老头子?怎么可能,他是那么惜命的人,跑到马尔代夫去就是成天担心有人要暗杀他。如今他要回国了,竟然要坐大众飞机,这简直是一个笑话。”



    苍洛桀耸耸肩有些戏谑地说着,苍焱的性子他是最了解不过的了。以前他还是总统的时候,每一次出席活动什么的,那排场简直可以用夸张来形容。



    虽然国家治理的很好,百姓安居乐业,富国强民了。可是,临了临了换届退休了,苍焱倒是留下了个‘史上最不亲民总统’的称号。



    报刊杂志对这件事情报道了好几天,光是为了这点小事苍焱就一个劲儿地上火,牙也肿了头发也白了。



    “老爷在国外修身养性,岁数也大了,自然锋芒也都收起来了。过两年就要过八十大寿了,这次回来你就不要气他了。乖乖地把婚给结了,好好地过日子。”



    “Ja这话你就说错了,当初是谁想要千方百计地拆散我跟夏梦的。还有……爹地跟妈咪,也是他害死的,我是不会原谅他的。”



    一提到这件事情苍洛桀就是一肚子的气,从小爷爷就把他当做未来的总统来培养。所以不管什么事情,总是很严格地要求苍洛桀。



    苍洛桀的父母因为不想继承老爷子的衣钵,想要追求自己想要的。所以在无形的压力下,得了重病,两口子很早就去世了。



    这件事情跟苍焱有很大的间接关系,所以从小就没有感受过父母之爱的苍洛桀,从那个时候开始就很恨他的爷爷。



    奶奶也因为经受不住这么大的打击,没几年也跟着去了。所有的事情就积压在了苍洛桀小小的肩膀上,直到他遇到了夏梦,这才有些改变。



    “少爷,您还没有从这件事情中走出来呢。都过去这么多年了,生者生活愉快,逝者才能得到慰藉啊。”



    “不提了不提了,您赶快进去吧。夏梓渊可能快要醒了,让医生给她好好检查检查。还有,不管用什么方法都要让她把饭吃下去。”



    “您不等检查完了再走啊?”



    “不了,这个时候不见面可能才不会尴尬。我跟轩约好了,您不用担心了。”



    “可是……”



    Ja话还没说完呢,苍洛桀就急匆匆地走了。在这个有夏梓渊在的空间里,他已经不能再待下去了。不然苍洛桀会窒息的,他已经不能很平静地呼吸有她的空气了。



    苍洛桀很少自己开车出去的,家里好几台豪车。因为他出门必须带着保镖,所以苍洛桀连最廉价的自由都没有了。



    今天晚上本来应该叫段绍轩来家里接他的,可是因为苍洛桀不能再等到夏梓渊醒过来了。他没有办法看着她受伤的脸还有那似有似无的表情了,他几乎是逃离地离开了总统府。



    空无一人的大马路上,苍洛桀开着车飞奔。虽然雪天路滑,可是他现在真的很需要这种被冷风吹打着的感觉,这样才能让他迅速清醒过来。



    段绍轩早早的就等在了老地方,因为这里的酒吧光线总是调到很黑,所以有很多商界跟政界人士愿意来这里跟朋友小酌两杯。



    从来都不需要去担心会暴露身份,反而可以享受很惬意的美酒休闲的时间。段绍轩已经提前预定好了包房,他已经习惯了苍洛桀每一次的迟到。



    所以,一整瓶上好的酒,就在段绍轩等待苍洛桀的时间里喝下去了半瓶之多。其实两个血气方刚的男人,在大晚上的开包房喝酒还不叫小姐陪着,这未免有些变态了。



    可是碍于苍洛桀特殊的身份,如果他被这家酒吧里的人给认出来了,那可是会成为轰动整个世界的大新闻啊。



    苍洛桀驱车赶到酒吧的时候已经跟约定好的时间过去差不多四十分钟了,段绍轩已经喝得脸都有些渐渐泛红了。



    “你又迟到了,喏,我们的老规矩。”



    这或许就是好兄弟之间的好默契吧,在苍洛桀进包房的前两分钟,段绍轩就已经倒好了三杯酒并且加好了冰块。



    “还是轩你了解我,我现在正需要酒。”



    外套还没来得及脱呢,苍洛桀就要举杯了。段绍轩及时用手扣住了杯口,然后轻轻地把酒杯给挪了过来。



    “等一下,你这么喝可不合情理啊。如果你是为了讨酒喝的话,那这三杯酒你还是放在这里省省吧。”



    “什么意思啊?来酒吧不喝酒,那来做什么?”



    “我就知道,好不容易把人家夏梓渊给留住了,这么好的夜晚你会白白浪费了,跑出来跟我喝酒?”



    “家里太闷了,借你做个借口,出来透透气,不然Ja会整天锁着我的。”



    苍洛桀脱下了外套,然后翘起了二郎腿靠坐在了超长的真皮沙发上。



    “你少跟我来这套了,你怎么想的我会不知道?别废话了,如果不说的话,这酒我可就不陪你喝了。”



    “轩,喝酒还需要理由吗?快把酒给我。”



    “洛,你不要每一次发生点什么就想要用喝酒来解决。再者说了,你连跟夏予柔结婚这样的大事都接受了,一个小小的夏梓渊你还搞不定吗?”



    段绍轩全都看出来了,其实苍洛桀这么多年来唯一没有改变的就是他面对男女感情时的态度。



    以前,夏梦还在的时候,他们三个非常的要好。像是来酒吧喝酒享受清闲的时候,都是他们三个一起的。



    那个时候,虽然好哥们儿是好哥们儿,可是人家小情侣之间还是有一些悄悄话要说的。所以,每一次段绍轩都非常识相地用各种很牵强的理由说去不了了,给他们两个制造了很多自由的单独相处的时间。



    毕竟那个时候,苍焱派了很多人手在背地里看着苍洛桀跟夏梦的一举一动。若不是段绍轩机灵,他就要成为背叛好兄弟的间谍了。



    有的时候,因为一点点小事情苍洛桀跟夏梦也会吵架,而且很凶很凶。那个时候,苍洛桀唯一的去处就是段绍轩的家。



    段绍轩家的冰箱里几乎什么都没有,就是酒跟下酒菜很多。两个好兄弟一聊就是一夜,从女人谈到事业什么的。



    就跟现在一样,苍洛桀在无法面对某一段感情的时候,他就会逃离。离开有她的地方,他才能好好地呼吸。



    可是,今时不同往日了。段绍轩以为苍洛桀在经历过夏梦那段感情的洗礼之后,会变得不一样了,会看开所有的感情了。



    可是没想到,苍洛桀却又很轻易地把自己投进了另外一段更加复杂纠结的感情当中。虽然俗话说,想要忘记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就要用另外一段感情来冲刷。



    可是,相似的两张脸只能增加苍洛桀的痛苦跟无奈,这样继续下去是完全没有好处的。苍洛桀跟夏予柔结婚,没有感情这无所谓。



    没有人会胆大到敢去窥伺总统大人跟总统夫人的私生活感情,两个人平时做做样子也是能够瞒天过海的。



    可是,这个时候偏偏插进来一个夏梓渊,把原来很单调的色彩调成了复杂的颜色。在苍洛桀最容易被染色的时候,应硬生生地把他给拽了进去。



    “小小的夏梓渊?你知道她有多厉害吗,那个表情,那种决绝,真是让人讨厌。”



    “讨厌?你讨厌她的表情?”



    段绍轩震惊地说着,这算是一个重大的发现吗?或许可以从这里断开他们两个的联系。



    “呵,夏梓渊就是有本事,让你掉进漩涡中去,让你越陷越深。就在要看到光线的时候,却又把你给拉了出去。”



    “你的意思是,甜头还没有尝到呢,她就把你给推开了?”



    段绍轩叹了一口气,这哪里是讨厌啊,明明就是苍洛桀在这三天的时间里完全地被夏梓渊给征服了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