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后母

    “这很重要吗?”



    现在的气氛很特别,夏梓渊像是被苍洛桀给蛊惑了一般。身体竟然神奇地停止了颤栗,不再恐惧他的靠近,不再想要一味地逃离他。



    “很重要,因为我看上的东西,是绝对不允许第二个男人在觊觎她的美丽的。”



    苍洛桀很霸气地说出了这样一番话,这让夏梓渊猛地一怔。不知道为什么,这已经不是第一个人对她这样说了。



    之前追过她的男人,也同样软硬兼施。甜言蜜语说了一大堆,肉麻的情书也写了一大堆。更霸气的,更加让夏梓渊听不懂的情话她都听过。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只有在苍洛桀的口中说出来是那样的充满磁力。那样让她动容,甚至让夏梓渊有些开始迷茫了。



    ‘我看上的东西’这是一种霸气的宣告,还是一种模糊的告白?夏梓渊听不懂,也不敢去弄懂。



    “是……”



    “告诉我,还有第二个男人这样拨弄过你的头发吗?”



    苍洛桀步步紧逼,不让她有思考说谎的时间。苍洛桀早就抓住夏梓渊的弱点了,她很容易害羞,很简单的触碰就会让她瞬间瘫软下来。



    “没有!”



    夏梓渊迅速地回答,因为她不太接受让男人太接近自己。除了苍洛桀之外,唯一一个如此靠近自己的男人就只有叶子默了。



    可是叶子默也只是有时大胆地拉过自己的手而已,不像苍洛桀动不动就抱着她,甚至还亲……亲过她。



    现在竟然还如此暧昧地不停把玩着自己的头发,夏梓渊已经忘记思考了,身体完全僵硬。这个男人绝对是对自己施下魔法了,不然为什么她会变得这么奇怪?



    “没有就好,以后也不会有了。”



    苍洛桀笑着说,然后顺手拿起床头柜上的头绳,动作很娴熟地将夏梓渊长长的秀发给高高的束起。



    “这是……做什么?”



    “以后只有在我的面前你才可以把头发给束起来,知道了吗?”



    苍洛桀不着痕迹地抬手拨了一下她的马尾,夏梓渊脖子的线条很美。一想到她昨天还穿着那么暴露的低胸礼服,苍洛桀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来了一股莫名的气。



    “以后?”



    “不要再问为什么,我的话就是圣旨。”



    “哦……”



    夏梓渊已经完全被苍洛桀的气势给压倒了,心里小鹿乱撞。的确,她不得不承认苍洛桀真的比电视上那些偶像还要帅气。



    有着罗志祥般帅气的笑容,还有柯震东般坏坏的样子,陈晓一样好看的眉毛。他简直就是一个帅气的集合体,完全不用任何的包装就那么迷人了。



    见她乖乖地点头答应,苍洛桀伸手摸了摸夏梓渊的脑顶。好像哄小孩子一般,夸了她很听话很乖。然后起身,来到了储物间。



    夏梓渊昨晚换下来的礼服还没有来得及让人拿去清洗修补,苍洛桀扯着裙子的肩膀拎起来打量。完全平口的礼服,不说前胸暴露大胆的设计,就连后背都要大开叉开到腰部了。



    这是谁设计的礼服啊,贵到死还用那么一点点可怜的布料。苍洛桀第一次觉得设计服装的人简直是有毛病,一件好好的礼服,偏偏给剪成这么暴露夸张的样子。



    苍洛桀越想越来气,如果夏梓渊不逃婚,昨天晚上岂不是就要穿着这件没有什么遮挡的礼服,然后挎着叶子默的胳膊在所有人的面前接受祝福了嘛。



    这简直太荒唐了,而且昨晚夏梓渊还梳了那么漂亮的发型。好看的脖子也跟着锁骨一起被人家给看光光了,这让苍洛桀很是气愤。



    随便找了一个袋子,把礼服狠狠地给丢了进去,然后随手就给扔到了一边。本来苍洛桀还想帮夏梓渊还原一下礼服呢,现在看来也不需要了。



    这件礼服,也不会再有机会穿在她的身上了。叶子默的胆子还真是不小,胃口也满大的。什么时候盯上夏梓渊了,在自己的身边还生活着这样一个女孩儿,苍洛桀竟然都不知道。



    夏梓渊一个人呆在房间里,心跳快要蹦出嗓子眼儿。眼睛瞪大的跟核桃似的,呼吸也快跟不上溜。



    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发,苍洛桀把头发扎的好高,脖子完全暴露在了空气里。顺手摸了摸其他的地方,头发梳的很顺畅。没有用梳子,一个大男人竟然还会梳女人的辫子,更何况这个男人还是苍洛桀。



    他刚刚对自己说的那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以后’?他们哪里还会有什么‘以后’,等到自己的伤养好了,夏梓渊就会离开这里的。



    以后或许还能做个朋友,只是那些话不该对连未来都没有的朋友说出口的吧。夏梓渊已经察觉到了,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已经开始演变到很危险的地步了。



    夏梓渊不是一个感情傻子,虽然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但是这种,苍洛桀一靠近自己,她就会心跳加速、脸红头晕的症状也绝对不正常。



    苍洛桀跟叶子默给夏梓渊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在叶子默那里感觉不到的东西苍洛桀总能很轻易地就让夏梓渊感受的到。



    这才两天的时间,夏梓渊觉得自己病着的不光是脚了,更是她整个人了。她变得好奇怪,心脏变得好脆弱,一见到苍洛桀连手脚都不好使了。



    夏梓渊从来都不相信什么以后,因为太多人向她许诺过以后。每一张脸都在彰显着,他们只是想占自己的便宜而已。



    从来没有一个人对自己付出过真心,或许在夏梓渊的生命里出现了叶子默。对夏梓渊也是完全的真心,可是当爱情来临的时候是需要一些冲动跟不理智的。



    没有那种感觉就是没有,强迫一个人去喜欢上另外一个人,那是不可能的。这就像是,强迫一个人不去爱自己所爱的人一样。



    夏梓渊不知道自己对苍洛桀的感觉到底是什么,总之那种偶尔紧张偶尔害怕偶尔害羞的滋味,酸酸甜甜的让夏梓渊感受到了跟画画时同样的心情跟感受。



    苍洛桀的出现就像是少女当中那些美型到堪比二次元帅哥一样的男主角,而她也曾天真地幻想过自己,就是那个女主角。



    虽然她并不是灰姑娘,因为夏梓渊生的命很好。不需要在后母的压迫下生活,不需要躲在阁楼里每天打扫卫生,洗衣做饭。



    夏梓渊有一个非常幸福美满的家庭,生活状况也非常的好,从来不需要担心生存的问题。而且,自己也有一身的好才华。



    所以,夏梓渊根本不用像灰姑娘那样害怕着某天午夜十二点的钟声,还在时刻担心南瓜车会破碎,也不需要担心水晶鞋会掉落。



    可是,正是因为如此,夏梓渊才会像是一只生活在金丝笼里的漂亮鸟儿。虽然时常也会飞到笼子外面的天空去看看。



    可是,绑在脚踝上的锁链永远都解不开。就像在前天夜里,夏梓渊被拉去参加了一场对于她来说很恐怖很荒唐的宴会。



    不知不觉当中自己竟然会成为女主角,但是……男主角却不是命中注定的那个他。夏梓渊很怕,所以连想都没想就直接逃跑了。



    这不是夏梓渊所要的情感,她要的是没有欺骗没有隐藏的爱。即使这个人很普通,是一个每天赶班车的上班族,也无所谓。



    苍洛桀来到了客厅里,他知道自己刚才的话在某些程度上吓到了夏梓渊。她还只是一个孩子而已,前天晚上才刚刚满十八岁。苍洛桀自己都奇怪,为什么自己会对一个心智几乎还没成熟的未成年小女孩儿动了不该动的心。



    为什么在看到了她的美丽之后,自己霸道地不想让其他男人看到她的美好。只允许夏梓渊在自己的面前束起头发,露出她漂亮的脖子。



    这些都太不正常了,一个还没有谈过恋爱的小姑娘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地就把自己给俘虏了?不行,苍洛桀告诉自己他的目的就是摧毁夏予柔,应该是跟夏予柔有同样目的的女人。



    夏予柔早晚会成为这个国家的总统夫人,到时候消息一定会满天飞。苍洛桀不想去寻找夏梦的下落,因为他知道,当初会在诱惑之下离开自己的女人,一定会在知道这件事情之后主动出现的。



    “都在床上躺两天了,你都不想去洗手间吗?”



    苍洛桀突然出现在房间门口,看到了一直以同样的姿势坐在那里发呆的夏梓渊,有的时候他真佩服她的定力。



    “额……去不去都行。”



    夏梓渊已经晃神了,对于苍洛桀的所有问题她都已经来不及思考了。



    “这是什么逻辑,你该不会是被我刚才的话给吓傻了吧?”



    “什么话?”



    “你……谈过恋爱吗?”



    苍洛桀再一次走近了床,然后眼睛紧紧地盯着她。苍洛桀突来的恋爱问题让夏梓渊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哪里谈过什么恋爱啊。



    这么多年来都是别人追的自己,夏梓渊从来都不知道要如何回应别人的感情。所以,夏梓渊才会狠狠地伤害了叶子默。



    “问这个做什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