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66小说网> 其他小说> 囚爱天使:逃婚猫咪不服输> 第52章 不喜欢叶子默

第52章 不喜欢叶子默

    夏寒天知道自己的宝贝女儿是最懂事的了,梓渊虽然平时淘气不爱与人接触,可是她内心强大的小宇宙还是不会让别人为她过多担心的。



    “哎……希望二小姐能够尽快回来。”



    不管怎么样,福婶还是最担心最担心的。她就知道,那样一个夏梓渊怎么可能轻易妥协答应一件会束缚住她的事情呢。



    夏予柔看着大家如此担心的表情心里很不是滋味,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总是酸酸的。明明夏梓渊犯了这么大的错误,不仅让爹地丢了脸还让叶泽省长跟着没了面子。



    夏予柔扭扭捏捏地上了楼,真是白白地浪费了她今天这一身名贵的礼服了。还有一件事情更让夏予柔担心,夏梓渊这么一闹,爹地跟妈咪肯定会撂下她跟苍洛桀的事情不管的。



    夏予柔早就翻过黄历了,过年这期间有很多好日子可以举办婚礼。如果这么一拖下去,那么她跟苍洛桀的事情岂不是要耽搁很久了嘛。



    夏予柔把包包狠狠地丢在了床上,她现在真是有气不打一处来。小米站在一旁也是胆战心惊的,她这个大小姐脾气可了不得。



    “大小姐,时间不早了,您早点休息吧。”



    “休息?我哪有那个心情啊。本来今天过后事情就能成的,没想到竟然到最后还是功亏一篑。”



    “您是说……二小姐的事情吗?”小米试探着问。



    “那还有谁的事情啊。”



    夏予柔一边摘着身上的首饰,一边气鼓鼓地说。



    “您不要太心急了,反正现在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您还是别生气了。还是……还是我来帮您梳洗吧。”



    小米走了过去,如果夏予柔不开心那么她的日子也不会好过了。



    “算了算了,说不定是我太担心了呢。其实……苍洛桀那么有深度有气场的男人或许根本不会看上梓渊的吧。”



    夏予柔自我安慰,自始自终都是她在揣测罢了。夏予柔跟苍洛桀的事情都已经宣布快一个多月了,也不见苍洛桀跟夏梓渊有过什么接触啊。



    “是啊,您不要多想了,二小姐才多大啊,总统大人怎么会看上她呢。”



    小米的每一句话都是踩在刀尖儿上说的,生怕哪一句会让夏予柔听着不开心。



    “行了,你去给我放水吧,我洗个澡就睡了。”



    “好的。”



    夏予柔独自一人坐在床上思考着,左不过是结个婚就什么都解决了。只要在这几天不让苍洛桀知道夏梓渊的存在就好了,那么就万事大吉了。



    总统府小白楼。



    夏梓渊全身发热,就算是已经注射了退烧药可还是没见温度降下来。因为不能让其他人知道夏梓渊的存在,所以现在小白楼里只有苍洛桀跟夏梓渊两个人而已。



    苍洛桀坐在客厅里看着他那本还没有看完的书,靠在躺椅上怎么待着都不舒服,不知道是为什么,他连书都看不下去了。



    “怎么这么烦躁啊,天也还不亮。”



    苍洛桀撂下了书,然后有些气急败坏地来到了卧室门前。轻轻地打开了门,里面的空气里飘着一股淡淡的清香味跟药味。



    夏梓渊安静地睡在那里,眉毛上的结依旧很重很重。苍洛桀不敢发出太大的动静,轻轻地走了过去。



    “怎么这么没有防备,这个社会上有那么多的坏人,什么时候被人骗了都不知道,真是一个笨蛋。”



    苍洛桀看着夏梓渊无害的小脸儿,心里总是忐忑不安的。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还是很烫手,温度竟然没有退下去。



    突然回忆涌上心头,苍洛桀记得那一次夏梦因为练舞操劳过度,又洗了冷水澡不小心就发烧感冒了。



    苍洛桀也是像这样坐在床边守了夏梦一夜,他一夜都没有合过眼。现在苍洛桀的感觉跟那个时候一样,竟然如此的熟悉。



    不知不觉的有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投射了进来,夏梓渊的温度也退下去了一些,没那么热了。



    苍洛桀起身伸了一个懒腰,虽然外面的温度很低,可是医生特意强调过了白天的时候一定要通通风才能让病毒流通出去。



    苍洛桀帮夏梓渊往上拽了拽被子,确定盖严实了之后,这才走到窗前把窗户打开让屋里通通风。



    眼光很刺眼,虽然昨晚的天气很不好,可是今天早上却是艳阳高照的。有些冷风吹了进来,口干舌燥的夏梓渊皱了皱眉头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咳咳咳!”



    嗓子好痛,好想喝水,夏梓渊的眼前还是模模糊糊的。听到了声音的苍洛桀赶紧跑回了床边,查看夏梓渊的情况。



    “你醒了?”



    “咳,你是谁?”



    夏梓渊的意识还很模糊,发烧烧的她已经有些记不得昨天晚上都发生过什么事情了。



    “先别管我是什么人,先喝点水吧。”



    苍洛桀轻轻地扶起夏梓渊,跟昨晚一样,让她靠在了自己的怀里。夏梓渊的记忆有些模糊,只是身上完完全全使不上力气,反抗都没有力气了。



    “这里是哪里,我不认识你,你不要碰我。”



    “要不要碰你是等一下的事情,喝了水你就会舒服一点了。”



    苍洛桀不听夏梓渊像小猫一样的声音,把水杯递到了她的面前。不知道为什么,夏梓渊闻着这个陌生男人身上的味道很安心很熟悉。



    竟然乖乖地张开了嘴,在吸管里喝了两口水,嗓子瞬间就没有那么疼痛难受了。只是她的脑袋还是昏昏沉沉的,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苍洛桀扶着她躺下,看着她一直呆呆的充满了疑惑的眼神就觉得很有趣。这个表情跟昨晚完全不一样,说不定夏梓渊连她昨晚跟自己说过些什么恐怕都不记得了吧。



    “你不记得昨天晚上都发生过什么事情了吗?”



    “额……”



    夏梓渊摇了摇头,现在有些清醒了,她觉得自己的左脚好痛啊。



    “总之我不是一个坏人,你在这里会很安全的。”



    “安全?”



    “你昨天晚上应该是被人追着从哪里跑出来的吧,要不然鞋子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苍洛桀弯腰拿起了夏梓渊昨天晚上断了鞋跟的高跟鞋,在她的面前晃了晃。夏梓渊看着高跟鞋惨不忍睹的样子,似乎想起了些什么。



    “对了,没有人发现我在这里吧。”



    “当然没有了,毕竟我是总……额……你翻墙跑到我这里来,是我救了你。你的伤,也是我救的。”



    苍洛桀没有告诉夏梓渊他的身份,他要等到把一切都调查清楚了再决定接下来要怎么办。



    “是你救了我,谢谢你……”夏梓渊这才松了一口气。



    苍洛桀看着她的样子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感觉,夏梓渊昨天晚上穿着那个样子狼狈地逃到了这里,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现在这里好好休息吧,记住不要到处乱跑,你的脚上还有伤,至少还有再躺上个半个月才能好啊。”



    苍洛桀是故意这样说的,他要把夏梓渊留在这里,不想让她离开。



    “什么?要半个月啊?”



    “对啊,如果你不想后半辈子有肢体残障的话,就乖乖地听我的话好好养病。”



    苍洛桀故意吓唬她,看她现在的样子恐怕他说什么她都会相信的吧。夏梓渊想了想,现在回去也肯定会被省长大人给训斥的。



    说不定还会逼着她让她嫁给叶子默,夏梓渊也不是不喜欢叶子默,只是不讨厌而已。说不上来对叶子默是什么感觉,总之夏梓渊对他跟对萧勐谦的感觉一样,只是哥哥跟妹妹罢了。



    夏梓渊现在想了想才反应过来,自己昨天晚上从订婚party上逃了出来。暂且不说她的生日问题了,订婚party上贸然逃走,恐怕会给一大堆的人造成大麻烦吧。



    现在留在这里也未尝不是一个好办法,虽然勐谦哥哥已经把她的小公寓给重新装修好了,可是新装修的房子总要先开窗透透风才行,暂时也回不去。



    只不过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人,他会不会是什么坏人。夏梓渊偷偷地瞄着房间里的装修跟摆设,虽然看起来简单,但是却处处都透着高贵之气。



    墙上也挂着著名外国大师的画作,这个男人说不定也是什么艺术家呢。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多珍贵的收藏品,这么有品位了。



    “我可以……麻烦你一件事吗?”



    夏梓渊虽然不认识这个陌生男人,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却不是那么害怕他。跟夏梓渊稍微亲近一点的男人除了叶子默之外就是萧勐谦了,其他的追求者都没有办法靠近夏梓渊两米近。



    “帮了你,那我有什么好处呢?”



    “额……我……我是跟家里人吵架了,是离家出走的。我很感激你救了我,所以……可以麻烦你让我在这里避一避吗?”



    这是夏梓渊这十八年来第一次开口说出这样的话,还真是有些不好要意思呢。



    “帮你是可以,只不过你至少要告诉我你是什么人吧。”



    虽然昨天晚上夏梓渊已经糊里糊涂地跟苍洛桀说了一些她的事情,可是那个时候她已经烧糊涂了,或许说过了什么也都是糊涂话记不得了。



    “我是夏梓渊,额……只是一个普通人罢了。”



    夏梓渊很不会说谎的,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滴溜溜地转着,明显地是想隐瞒些什么。



    “夏梓渊……哪个梓哪个渊啊?”



    “是梓树的梓渊源的渊。”



    “好名字啊。”



    “啊!我的衣服!”



    夏梓渊这才注意到自己已经换了一身干净的新衣服,昨天晚上穿着的礼服不加了!



    “你不要紧张,我是找女佣帮你换的,你不要担心。”



    “真的吗?”



    “是啊,你觉得我是那样下流的人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