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66小说网> 其他小说> 囚爱天使:逃婚猫咪不服输> 第49章 让对的人相遇

第49章 让对的人相遇

    叶泽的面子已经挂不住了,大厅里也已经吵吵闹闹的了。夏寒天跟安芷琴也是在那里干着急,打夏梓渊的手机也一直没有反应。



    可是最担心的还是夏予柔,她好不容易穿的美美的来参加夏梓渊跟叶子默的订婚party,这女主角却突然不见了。



    难道真像夏予柔所担心那样,夏梓渊临阵逃脱了,反悔了。可是这没有理由啊,夏梓渊应该是不知道今天的安排才对,为什么会不见了?



    “小姐,请问您是夏予柔小姐吗?”



    这时,几个穿着礼服的女人拿着果汁走了过来,跟夏予柔打招呼。



    “我是,请问有什么事吗?”



    夏予柔拿着酒杯站在那里,一副高贵的不可高攀的样子。



    “你真的是啊,之前在电视里看到你,现在又不敢认了。你是总统夫人吧,前几日还跟总统大人出席了见面会。”



    毕竟这是国家大事,所以身为国民的这些人,自然是看过之前的新闻的。刚才看到了夏予柔,她们还一时不敢认呢。



    “是啊,我是来参加叶子默的订婚party的。”



    “天啊,真的是总统夫人本人诶,可是……总统大人怎么没来呢?”几个女人在附近到处张望着。



    “洛桀他平时很忙的,像这么小的场合他要是出席的话,会引起很大的骚动的。”



    夏予柔很得意地说着,毕竟现在对外面来说,苍洛桀是她的未来老公。夏予柔还觉得纳闷呢,她都站在这里这么长时间了,怎么才有人认出她是谁来。



    “说的也是,那不打扰你了,我们先过去了。”



    “好。”



    夏予柔很淑女地笑了笑,等到她们走后又换上一副不耐烦的表情。梓渊到底去哪里了,都什么时候了今天的订婚party要是不成功,她岂不是还要再继续担心了。



    “予柔啊,你能联系上梓渊吗?”



    夏寒天跟安芷琴走了过来,他们也都快着急死了,不仅是叶泽的面子挂不住,他们又何尝不是呢。



    最主要的是,他们很担心梓渊的安全。都这么晚了,梓渊会跑到哪里去呢。夏寒天有些自责,早知道会这样还不如提前跟梓渊说了呢。



    叶泽已经快要发飙了,家里所有的人都已经出动了,可是一个穿着那么扎眼礼服的女孩子怎么会不见了呢?



    “快去多派些人手去找,务必把梓渊给我找到!”



    叶泽已经彻底生气了,这个孩子真是不懂规矩。能够嫁给他叶泽的儿子那是多大的福气啊,竟然还不领情,在这么重要的场合一句话不说就逃走了。



    亏的他当初还对夏寒天那么低声下气的请求人家爱把女儿嫁给自己的儿子,叶泽这个气愤啊,还不知道今天的事情要是传了出去,外界的人们会怎么说他们家呢,到时候他省长的面子就全毁了。



    叶子默也是急的跟个无头苍蝇似的,他虽然很伤心很难过梓渊到头来是跑掉了。可是叶子默更加担心夏梓渊的安危,毕竟现在是晚上了,而且外面那么冷,他担心梓渊会出事。



    叶子默赶到了后面的休息室外,大门从里面被反锁住了,外面的人正在到处找钥匙要把门给打开。



    “叶少爷。”



    “怎么样了?找到钥匙了吗?”



    “已经有人到库房里去找了,马上就能回来的。”



    “谁是最后一个看见梓渊的人?”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的,当时好多人都在,只是最后大家都是一起离开的,谁都没有想过夏小姐会不见的啊。



    “那个……叶少爷,我好像是最后一个见到夏小姐的人。”



    一个穿着打扮很时尚的女人走了出来,她就是那个大嘴巴把今天晚上的事情全都说溜嘴告诉夏梓渊的那个造型师。



    “你离开之前梓渊有跟你说过什么,或者有什么人来找过她吗?”



    “这个倒是没有,只不过……”



    造型师吞吞吐吐的,夏梓渊当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突然间就发愣了,然后说话也是颠三倒四的一直走神,她还觉得奇怪呢。



    “只不过什么?有话就直说,现在都什么时候了!”



    叶子默也是因为着急所以才发火的,他那么期待今天,其实结果他早就已经猜测到了。



    “我们只是一边在做造型一边聊天而已,不知道谈到什么了,夏小姐就愣住了,然后好像就闷闷不乐的样子。”



    “你们在聊天?都聊些什么了?”



    “就是很随便地在聊而已,也没说什么。”



    造型师有些胆怯,她也在怀疑,夏小姐出逃是跟自己说过了什么有关系吗?



    “等一下,你是不是跟她说了今天晚上的事情?”



    “我只是在恭喜您跟夏小姐而已,也没说什么特别的。”



    “恭喜我跟梓渊?!天啊,你全都告诉梓渊了?”



    叶子默突然转换了语气,果然是有人跟梓渊说了今天晚上计划的事情,不然她不会临时出逃的。在这冰天雪地里,又是何苦呢?



    “叶少爷,我……我不明白,难道恭喜也有错了吗?”



    造型师为自己喊冤,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本来今天就是叶子默跟夏梓渊双喜临门的日子,说一句恭喜难道不应该吗?



    “算了算了,现在立刻马上都给我去找梓渊,不要仅限于家里,外面也要去找!”



    叶子默都快要被气疯了,就差这么一步,他怎么又这么悲哀地失败了呢?



    “钥匙找到了!”



    这时一个男人拿着钥匙跑了过来,赶紧打开了门。里面一切如旧,没有任何打斗过的痕迹。



    “叶少爷,这边窗台下面有一把椅子。”



    叶子默走了过去,从摆着椅子的窗外往外看。窗户外面的雪地上,本来很平整厚实的积雪,也好像是被人踩过了一样,到处都是凌乱的脚印。



    从窗外吹进来的风,让整间屋子变得冰冰凉凉的,跟此时此刻叶子默的心是一样的温度。梓渊……逃走了,她拒绝了嫁给自己,也拒绝了这十八岁的成人礼。



    叶子默瘫坐在椅子上,一切都结束了。他从来都没有这么挫败过,包括之前他多次向梓渊示爱遭到拒绝,可是都没有这次伤害来的严重。



    身上的礼服那么扎眼刺眼,好像跟现在的情况超级不搭。叶子默摘下领结,看着梳妆台上被夏梓渊摘下来的耳环项链,她逃走了……



    “你们都先出去吧,出去找梓渊吧。这么晚了,她自己的衣服也不在这里,肯定是穿着礼服出去的。记得多带几件衣服去找,就算找到天亮也要找到她。”



    “是的叶少爷。”



    一瞬间,休息室里就剩下叶子默一个人了,安静的让人悲伤。虽然他已经猜到了会有这样的结果,可是当这结果真的成真时,叶子默却又不敢相信了。



    “梓渊果然还是逃婚了,我们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这时,夏予柔穿着一身长裙走了进来。



    “你是来说风凉话的吗?”



    “当然不是,今天这么重要的场合,女主角不见了,自然我们夏家的面子也是挂不住的。”



    “面子问题?现在不是什么面子里子的问题了,这么晚了梓渊一个女孩子在外面多危险啊,你这个做姐姐的都不担心吗?”



    “当然会担心了。不过,你果然对梓渊是真情真意的啊,新娘子都跑了,你还只是在担心她的安危问题。”



    夏予柔拉过一把椅子,翘着二郎腿坐了下来。她知道梓渊是不会有事的,毕竟‘出逃’这种事情,那只小猫咪可是做过无数回了,很有经验。



    “你的担心难道不是真情真意的吗?”



    叶子默现在开始怀疑夏予柔的用心了,哪有一个姐姐在妹妹失踪之后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我是梓渊的姐姐担心她自然是不用多说的,估计梓渊现在还穿着礼服跟高跟鞋吧。那样一身不方便的衣服,梓渊或许在这里附近的哪里躲着呢吧。”



    “夏小姐,梓渊是你是妹妹,她会去哪里,你有什么线索吗?”



    “我不知道,她能去的地方也就只有那个什么四季山了。可是这里距离四季山可是很远的,梓渊是不可能跑到那里去的。”



    “夏伯父现在在哪里?”



    “我爹地跟妈咪正在安抚客人们的情绪,陆续地叫他们都回家了。你跟梓渊的事情今天也就这么胡闹地结束了,等到找到梓渊,再补办也是可以的。”



    “梓渊根本不想跟我结婚,再来一次,她也还是会逃的。”



    叶子默有些丧气,为什么都这么长时间了,梓渊还是不懂自己的心呢?



    “这一次是我们都疏忽了,毕竟梓渊都已经开始梳妆打扮了,我没想到她还会临时出逃。不过你放心,不仅你们家的脸面会没有,我们家也是。你爹地跟我爹地是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再者说梓渊也不可能一辈子都躲着你吧,她明天就会乖乖回家的。”



    “我先去找了,先走了。”



    叶子默不想再跟夏予柔沟通下去了,也不知道夏予柔是在担心梓渊的安危还是在担心自己的秘密会保守不住。



    总统府。



    医生已经把静脉注射的点滴给夏梓渊挂上了,因为药物的作用,再加上夏梓渊已经累到虚脱了,从刚才昏睡着就没再醒过来。



    “总统大人,这位小姐已经没什么大碍了。有些感冒发烧,脚踝也只是扭伤没有伤及骨头。休息半个月就能好的,其他的只要注意保养就行了。”



    “那她什么时候会醒?”



    “她现在身体很虚弱,估计得睡到明天中午或是下午吧。等到她醒了,给她吃些流食,多喝些水把毒素排出体外,温度也就能够退下去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