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66小说网> 其他小说> 囚爱天使:逃婚猫咪不服输> 第44章 满是疑惑

第44章 满是疑惑

    “老爷,有什么吩咐吗?”



    “你赶快上楼去把予柔喊下来,告诉她洛桀来了,让她赶紧准备一下。”



    “是总统大人吗?”



    “是啊,你快去吧。”



    小米火急火燎地跑上了楼,夏予柔正呆在房间里把衣柜掏的很乱。珠宝首饰什么的也都倒的满桌子都是,看着都眼花缭乱的。



    “大小姐!”



    “什么事情这么着急,进我房间不知道要敲门吗?”



    夏予柔被吓了一跳,她正一件一件地把衣服掏出来,不知道要做些什么。



    “有急事啊,总统大人已经到楼下了,老爷让您赶快下去呢。”



    “你说什么!”



    一听到‘总统大人’四个字,夏予柔马上就停下了手里的事情,一步就窜到了小米的面前。



    “老爷已经去招呼总统大人了,他让我马上喊您下去。”



    “洛桀……洛桀怎么会突然来了?夏予柔回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完全素颜的她实在不敢下楼去见苍洛桀。



    “大小姐,您还是赶快下去吧。”



    “我这个样子怎么下去啊,快去把我那件粉色鹅绒马甲给我找出来。”



    “是的,大小姐。”



    苍洛桀的突然到来打了夏予柔一个措手不及,她赶紧跑进了浴室里洗漱化妆。



    “总统大人,您怎么来之前没有通知一声呢,我们这么随便地招待一下,实在不合情理。”



    “您不用这么客气的,叫我洛桀就行了,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苍洛桀很会演戏,在夏寒天的面前把所有的锋芒都藏了起来。



    “这家里这么乱,真是失礼了。”



    “没什么的,这不是要过年了嘛。全国上上下下都在计划着过年,这才显得有年味儿嘛。”



    段绍轩在一旁坐着品着夏寒天珍藏多年的好茶,味道果然不错。只不过看着苍洛桀这个样子,他冷不丁的还有些不太习惯。



    “予柔没有在家吗?”



    “予柔在楼上呢,女孩子嘛,动作总是很慢的,我已经叫下人去喊她了。”



    “没关系的,我今天就带着助理来的,没带什么人,我们都不必拘束的。也没什么特别的意思,我一直都挺忙的,今天好不容易空闲点了,就过来了。”



    “那怎么好意思让你亲自折腾呢,应该是我们过去拜访你才对啊。”



    “夏伯父您就不要跟我客气了,以后您就是我的老丈人了,一家人不说客套话。”



    “是是。”



    苍洛桀品了一口茶,然后环顾着夏家别墅大厅的布置,上一次来的时候太过匆忙,他都没有好好地欣赏。



    苍洛桀所说的欣赏是指的欣赏寒天大师的宅邸罢了,而跟他那个名义上的总统夫人毫无关系。



    “夏伯父,我多问一句,予柔她还有什么兄弟姐妹吗?”



    苍洛桀这招抛砖引玉用的很好,又不会显得那么唐突。



    “额……有啊。”



    “那是予柔的什么人呢?”



    夏寒天也觉得很奇怪,总统大人想要调查个什么都没有查不出结果的。只是,今天苍洛桀的突然造访就已经让夏寒天觉得很奇怪了,现在又突然把话题转到这里来了。



    “这个嘛……予柔她还有一个小她几岁的妹妹。”



    “妹妹?是亲妹妹吗?”



    “是啊,妹妹叫夏梓渊,不过还是一个小孩子罢了。”



    “小孩子,予柔今年也不大啊。”



    苍洛桀说话的逻辑很厉害,既能让夏寒天自己说起有关夏梓渊的事情,同时又间接地赞美了一下夏予柔。



    “只不过梓渊还是一个未成年的小孩子罢了,还未成什么气候呢。”



    明显地,夏寒天不愿意在苍洛桀的面前提起夏梓渊,看来他们都在隐瞒着什么。



    “只是,我上一次来怎么没有看见予柔的妹妹。毕竟以后我就是她的姐夫了,不能让梓渊觉得她的姐夫是总统就紧张害怕些什么啊。”



    “梓渊不会的,那孩子很有性格的,我不怎么管教她的。”



    “那我今天……”



    “爹地,洛桀!”



    事情的进展永远都是这么巧的,刚要说到重点上,永远都会被人打岔。夏予柔紧赶慢赶地连妆都没有画好,就下楼了。



    夏予柔特意挑了一件她今年年初在日本新买的一件鹅绒马甲,还没来得及穿呢。那个粉色很漂亮,刚好能够衬托出夏予柔所有的优点。



    因为是在家里,所以如果穿的太隆重的话反而让人觉得不得劲。所以下身,夏予柔只是穿了一个短裤内搭了一条带绒的打底裤,这样在家里不会觉得热,也可是随时出门了。



    “予柔,你快过来。”



    夏予柔很淑女地坐了下来,只不过苍洛桀却没有多看她一眼。刚才还跟夏寒天有说有笑的呢,现在竟然开始假装跟段绍轩讨论起事情来了。



    “你怎么突然来了,害我都没有准备。”



    苍洛桀对夏予柔这副虚伪的嘴脸已经免疫了,晚宴那一天若不是那个司机跟他说了,苍洛桀还不知道原来夏予柔还有那么要好的蓝颜知己呢。



    虽然他们现在有名无分,可是毕竟夏予柔也要成为这个国家未来的总统夫人呢。竟然敢在深更半夜里跟前男友私会,凡是影响到苍洛桀面子的事情,他都不会轻易放过的。



    “我今天来也是想要给予柔还有伯父道个歉的。”



    “道歉?”



    夏寒天跟夏予柔互相看了一眼,满是疑惑。



    “哦,是这样的。那天晚宴过后我有些喝醉了,时间也太晚了,所以我怕我自己在车上失态就派别的车子送予柔回的家。我这几日也太忙了,一直没有时间关心一下予柔。那一天,司机有把你安全地送到家吗,没有耽误什么时间吧。”



    苍洛桀的演技连段绍轩都佩服的五体投地,他当总统都有些屈才了。



    “额……”



    夏予柔有些慌张地看着夏寒天,眼神里投射出求救的信号。她以为苍洛桀不在意自己呢,对于那晚的事情也是漠不关心的,怎能今天突然又提起来了呢。



    “怎么?那个司机开小差了,我回去就辞了他。”



    “没有没有没有,那位司机先生……有……有安全地把我送到家,你不要错怪他了。”



    “是吗?予柔有乖乖地回家了吗?”



    苍洛桀虽然是笑着说的,可是笑里藏刀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



    “我当然有啦,我是怕打扰你工作,所以回到家之后就没有跟你联系。只不过……我还不知道你的手机号码呢。”



    夏予柔很聪明,反倒是将了苍洛桀一军。



    “我的电话不轻易给人的,尤其是工作上的,毕竟这属于国家机密。这么吧,我把另一个号码给你,那个是私人的。”



    “那就最好不过的了。”



    夏寒天跟夏予柔都松了一口气,还好夏予柔及时地给圆了回来。不然若是那一晚她跟祁文昊在酒吧见面的事情被苍洛桀知道的话,那么后果可就很严重了。



    “如果予柔有安全地到家那我就放心了,因为现在予柔的身份也特殊了,我怕有不法分子会对予柔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



    “不会的,额……我是说我会自己小心的。”



    “哦对了,我刚刚跟伯父聊天说到你妹妹的事情,予柔你还有一个亲生妹妹的事情怎么没有告诉我呢?”



    苍洛桀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反倒显得很顺理成章。



    “你知道了?!”



    夏予柔的反应很激烈,这反倒是被苍洛桀看出来了一点端倪。



    “额……我的意思是……你也没有问起过我,所以我也就没有刻意地提起过。”



    “只要是你的事情我都要关心才对,既然是你的亲妹妹,那么我就要更加地关心了。”



    “妹妹的事情你就不要过多地操心了,国家的事情那么多,不要因为家庭琐事耽误了。”



    夏予柔有些心虚地喝着茶,忘记茶水很热,一不小心把舌头烫出了一个大泡。



    “嘶……”



    “你喝慢一点啊。”



    夏寒天赶紧给夏予柔递过去一张面纸,千万不能在苍洛桀的面前失了仪态。



    “我没事的。”



    “梓渊今天又没在家吗?”



    “哟,这还真是不巧,梓渊刚刚出门,估计……今天要很晚才能回来的吧。”



    夏寒天实话实说,既然予柔不同意让梓渊跟总统大人相见,那么就不要相见好了,免得惹出什么不必要的事端。



    “又是这么不巧啊,那还是算了吧,既然没有机会那下次吧,总会见到面的。”



    “洛桀,那个……梓渊还太小了,我还没敢告诉她呢,她未来姐夫就是我们国家的新任总统大人。我怕她会一时接受不了,等我跟她说过了,你再跟她见面吧。”



    拜托了,一定要坚持到年底啊,等到夏梓渊跟叶子默订婚了,那么夏予柔可就什么都不怕了。



    “予柔,你在紧张些什么?”



    夏予柔越是隐瞒就越能激发起凌漠寒对夏梓渊的好奇感,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够让夏予柔紧张到这个程度,况且那个人还是夏予柔的亲生妹妹。



    苍洛桀知道,夏予柔百般拒绝就是怕自己跟夏梓渊见面。为什么不能见,为什么会这般不情愿,夏予柔怎么会笨到连画蛇添足的道理都不懂呢。



    夏予柔猛的一激灵,差点就打翻了手里正端着的茶杯。段绍轩在一旁看着,哦~~~这下可有意思了。



    原来苍洛桀不是没有理由胡搅蛮缠的,这个夏予柔还真的是在提防着自己亲妹妹的事情。到底这个夏梓渊是什么人,连段绍轩都感兴趣了。



    “我?没有啊,你多虑了。福婶,把这里擦干净,我去洗手间冲洗一下。”



    说完夏予柔便起身离开了客厅,她怎么能表现的这么明显呢,这下子苍洛桀非得怀疑自己不可。



    “这个予柔啊,平时就是毛毛躁躁的,洛桀啊,还得让你多担待多理解呢。”



    “我会的,我会好好地照顾好予柔的,请您放心。”



    “哦对了,你爷爷现在人还在马尔代夫吗?”



    夏寒天为了转移话题却转错了地方,苍洛桀是最不喜欢提到苍焱的事情了。



    “还在吧,不过我不想提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