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66小说网> 其他小说> 囚爱天使:逃婚猫咪不服输> 第234章 抱着你,是最大的真实

第234章 抱着你,是最大的真实

    “现在我正抱着你,就是最大的真实了。”



    窝在苍洛桀的温暖的怀抱之中,夏梦这才觉得有了一点安全感和真实感。这一切的痛苦和幸福都来的太突然了,突然间的分离和突然间的相遇让夏梦也很适应不来。



    或许这就是命运,她很相信命运,从她第一次遇到苍洛桀她就开始相信命运了,跌跌撞撞起起伏伏地总是这般。



    就算是现在,夏梦也丝毫没有觉得自己握住了幸福,她就好像拥抱着苍洛桀但是却站在悬崖边上一样。因为命运就是如此,今天的幸福无法代表着明天。



    午餐时间,因为折腾这么一阵之后夏梦也没有了什么胃口吃饭。苍洛桀贴心地叫助理准备了一些便当,当然这也都是大酒店的大厨师做的,并且用干净保温又精致的餐盒打包了过来。



    精致的便当盒配上精致的餐具,即使现在他们两个人窝在狭小的休息室里,这午餐也显得格外温馨和美味。



    “对不起啊洛,让你陪我在这里吃这些外卖,很不习惯吧。”



    “我倒是觉得这挺有情调的,你是了解我的,我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就像是在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没有别人的打扰,吃着东西,多好啊。况且,以前我也经常跟着你在剧组吃便当的,那个时候的便当哪有现在这么好啊。”



    “我以为你不会记得那些了呢。”



    “傻丫头,怎么会呢,那些回忆对于我来说可都是很珍贵的。你不在的这五年里,我能依靠的也就只是这些零零散散的回忆了。”



    苍洛桀像是悲情剧里的悲情男主角一样,只能可怜兮兮地诉说着自己的心里的苦闷,只是他的立场有些不一样罢了。



    苍洛桀知道夏梦一直放不下心里的疙瘩,她说对自己有亏欠只是因为还很在意当年的那件事情。要说苍洛桀他也不是什么圣人,现在他会这个样子只是不希望再看到夏梦那么自责的样子了罢了,他们两个人都有错。



    其实说到底,他有什么资格去怪罪别人呢。当年的事情其实说起来谁都有责任,夏梦身处在那样一个环境当中自然身不由己。



    苍焱的陷害和设计让她一步直接就踩入了深渊当中,一想到当时苍洛桀是如何狠心地把无助的她关在冰冷的门外,不去听她的解释不去理会她的泪水。



    错过的这五年苍洛桀一直都是在埋怨夏梦当中度过的,他时常反思自己,失去了她到底是解脱还是痛苦?



    答案自然很明显,可是苍洛桀就是不愿意承认。即使伤口痛彻心扉,也要咬着牙不去在意那种痛,到头来还是遍体鳞伤。



    所以现在苍洛桀才愿意重新听一遍她的解释,还好只是过了五年,如果真的误会了一辈子就这样错估了一辈子,那么他岂不是要悔恨一辈子了?



    “我一直都在担心你有没有为了什么人而改变,现在才发现我的这个担心实在是太无聊了。”



    夏梦咬着筷子直愣愣地看着苍洛桀,眼睛里充满了爱慕。



    “不要再提这个了,我们吃饭吧。”



    苍洛桀逃避着夏梦的问题,他自己都认为自己疯了,明明现在自己口口声声地说原谅了夏梦当年那种感觉似乎也回来,可是心里却还是放不下那个人。总是在他们两个人气氛很好的时候蹦进他的脑海,然后挥之不去。



    一个处处跟他作对处处反抗着他挑战着他忍耐底线的可恶女人,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女人,竟然毫不费力气地就挤进了他的心里,这岂不是很奇怪吗?



    本来应该是很温馨很美好的一顿午餐,可是偏偏苍洛桀却是食不知味的。以前他只要一看到夏梓渊的脸就回想起夏梦的脸,可是现在这种情况总是会反过来。



    长的相似并没有什么好处,苍洛桀如此矛盾难道只是因为这张脸吗?骨子里完全不同的这两个人,为何都在揪着他的心。



    时间就仿佛是一只断了线的风筝,不知不觉地就飞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等到察觉手里的线卷松掉了,但是却已经晚了。



    要说这一个星期夏梦过的是十分的甜蜜,虽然感觉上是地下恋情,但是在这一个星期里,苍洛桀跟夏梦的感情却在急剧升温。



    瑞欧小镇这边,夏梓渊并没有要逃走的意思应该说她一直都没有,她这阵子都没有见到苍洛桀,所以她也不能轻举妄动。这期间段绍轩偷偷来过一回,就像是探望被关起来的犯人一般,给她又送来了不少东西。



    自从上次在酒吧遇到了那个神秘的男人之后,夏梓渊整天都是夜不能寐的,又是还会做噩梦被吓的醒过来,却很难再睡着了。



    爹地跟妈咪去了德国这么长的时间,因为她没有可以用来联络的工具,也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了。在自己被苍洛桀囚禁之前,她曾经拜托过他保护好爹地跟妈咪,也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苍洛桀给遗忘了,她拜托的事情是否也被他遗忘了。



    夏梓渊无法坐以待毙,就在她正焦头烂额的时候段绍轩来了。本来是放下东西就要在离开的,但是却被夏梓渊给拦住了。



    “梓渊,还有事吗?如果……如果是要说洛的事情的话,我……”



    “不是,跟他无关。”



    夏梓渊知道段绍轩很为难,摊上了苍洛桀这么一个无耻的雇主和朋友,真是段绍轩倒了八辈子的大霉。



    “那是什么事情,只要我能帮上忙的,你尽管和我说。”



    “你能帮我弄部手机吗?”



    “上次洛给的手机,你没用过吗?”



    “早就不知道被我给丢到哪里去了。”



    夏梓渊说的云淡风轻的,她本来就被打算用过。虽然新手机都是满电的,但是过了这么久可定也都放光了。



    只是巧合的是这阵子苍洛桀根本就把她这个人给遗忘了,人家正跟夏梦甜蜜着呢,怎么可能会想起来拨通她的号码呀,所以到现在苍洛桀还不知道他那所谓的礼物早就被夏梓渊给丢掉了呢。



    “不会吧,洛还不知道吗?”



    段绍轩震惊的不是夏梓渊有没有使用过这部手机,而是这么久了难道苍洛桀真的忍住没有亲自去联络夏梓渊吗?



    “我不想提起他,总之我不想用他给的东西。住在这里已经是煎熬了,如果我什么都用他给的,我就真的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我可以理解你,只是你要手机做什么用?”



    “当然是打电话了,爹地跟妈咪在德国办事进展的怎么样了我也不知道,他们也无法跟我联系。还有我的朋友,在家里忙前忙后的福婶和吴叔,我失踪这么久他们得多担心我。”



    “洛应该已经跟福婶说过了,也跟你的父母说过了,所以……”



    段绍轩叹了口气,在别人的眼里还以为夏梓渊过的很快活了,殊不知她此刻的情况有多么的悲凉和无奈。



    “就算他们被苍洛桀给欺骗了也无所谓,可是现在我也放心不下他们,尤其是爹地跟妈咪……”



    夏梓渊欲言又止,有些事情她不能说出口。如果被苍洛桀知道了那天的事情,他肯定会有所行动的。只是夏梓渊不想被他抓到什么把柄,这不是她想用父母的安全做赌注,只是如果再跟苍洛桀有什么瓜葛,那对于他们来说才是最危险的呢,至少她现在还可以用自己的双手去保护他们。



    “梓渊,你好像有心事?”



    段绍轩的鹰之眼可是很锐利的,好的坏的他都能看得出来。



    “没什么心事,被那个混蛋关在这里这么久,正常了才奇怪。”



    “也对。”



    段绍轩笑了笑说,夏梓渊说的也没错,她反而表现的很乐观。段绍轩从来都没有担心过夏梓渊会受到苍洛桀的影响,她果然过的好好的。



    “这个忙你一定要帮我,我不知道你跟苍洛桀那个可恶的家伙是不是一个鼻孔出气,但是在我看来你至少还是一个好人,至少相对于他来说。”



    夏梓渊笑眯眯地说,这笑容好假,已经不能再假了。



    “你这是在夸我嘛,怎么听着这么不得好呢。”



    段绍轩挠了挠头,笑着说。看起来他的担心也是有些多余了,被苍洛桀这样对待好像也丝毫没有影响到夏梓渊的心情,反而越挫越勇。



    “当然是在夸你了,帮我这个忙,我不会跟苍洛桀说的。”



    “我跟洛的关系可比你想象的要坚固的多,没那么轻易就被击溃的。即使我也不认为他是一个好人,但是他至少不是坏人。”



    玩文字游戏自始自终都没有人能赢得过段绍轩,其实夏梓渊有的时候并不懂,为什么像他这样的人要生存在苍洛桀的身影之下。



    或许就是那不堪一击的兄弟情,紧紧地把苍洛桀跟段绍轩给联系在了一起吧,不是亲兄弟都有如此深的羁绊,可是自己跟姐姐呢,多么让人心凉的姐妹情啊。



    “所以啊,找你帮忙既安心又不怕被苍洛桀知道。我如果去请隔壁那些黑衣人帮忙的话,要是被苍洛桀知道了,他肯定会卑鄙地惩罚他们的,我说的没错吧?”



    “那倒是那倒是,帮你准备个手机这很简单,但是……梓渊,有些事情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不是洛,不光在手机上我可以帮你,其他的我也可以帮上点忙,你懂我的意思吗?”



    段绍轩试探着说,夏梓渊是一个聪明的女人,虽然年纪不大,但是看待人和事物的眼光非常不一般。



    夏梓渊是段绍轩这么多年见过很少三观是如此正常的人,在对待感情,不管是亲情,友情还是爱情,都分辨的非常清楚。



    段绍轩不是认为夏梓渊可怜而同情她才想要帮她的,而是因为他不像她这样大好的年华被轻易的破坏而已。他能够看得出来,夏梓渊在刻意隐藏自己的才能,既然是夏寒天之女,那么天赋自然不会一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