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66小说网> 其他小说> 囚爱天使:逃婚猫咪不服输> 第225章 没有任何依靠

第225章 没有任何依靠

    夏梓渊,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温柔时如一汪泉水,清澈透明让人怜惜,品尝起来还很甜蜜。强硬时如一块石头,顽固不化让人无法靠近,触碰起来却总是让人受伤。



    “真的吗,洛,你从来不骗我的。”



    “我没有骗你,如果喜欢过什么人,把埋怨你的心情转移一下的话,我现在就不会在这里了,这五年来也不会过的如此痛苦了。”



    苍洛桀轻轻抚了抚她的秀发,五年过去了,夏梦比以前出落的更加美好了。想要改变一个女人,岁月是最好的证明。但是这并不是改变了她的容貌,而是改变了她的心智和是气质。即使不做演员不做明星,但是夏梦那层光环在苍洛桀看来却依旧闪耀。



    “对不起,对不起……”



    夏梦轻轻亲吻着苍洛桀宽厚的手掌,她不知道该什么言语来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她此刻好像比当年还要幸福。



    “傻瓜,别再说对不起了。其实我们都错了,错就错在当年都不愿意给对方一个机会去了解,却还在自顾自地恨着彼此逃离着彼此。”



    “下次不会了,我不会再做伤害自己或者是伤害你的事情。只是,我们之间又多了几道阻碍。”



    “什么阻碍?”



    “我从来不在乎你是什么人是什么身份,我也不在乎爷爷,应该是你的爷爷曾经的阻挠。但是现在,你身为总统,我们的距离是不是更加遥远了?”



    “怎么会遥远呢,我们现在不是正拥抱着对方嘛,离的这么近难道你还听不到我的心跳吗?”



    苍洛桀笑了笑说,然后加深了这个拥抱,让她更加贴心自己的心脏。夏梦苦笑,闭上眼睛倾听,只是……这心跳是否还为自己保持着纯洁干净,这里难道真的没有人再住进去过吗?



    时间过去很久了,段绍轩在走廊里来来回回的。本来曾经有护士想要进去看看情况的,但是也被他拦住了。



    苍洛桀的点滴也是夏梦帮忙拔的,病房里温馨的气氛,连段绍轩都不忍心去打扰。他并没有因此而高兴什么,这是他们两个人的事情,原谅与否都跟他无关。



    只是现在,苍洛桀的心思并没有完全放在夏梦的身上。家里还有一位名正言顺的妻子,外面还牵挂着一只不肯认输的小野猫,段绍轩只是在担心苍洛桀分身乏术,不要最后都人去楼空了才是。



    咚咚咚,段绍轩试图敲门进去,他也想知道结果,这颗揪着的心如论如何也都无法平静下来。



    “请进。”



    回答的人是夏梦,听声音似乎心情不错。



    “我进来了。”



    推开门,段绍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苍洛桀正躺在病床上,眼角带笑深情地望着正坐在病床边,帮他削着苹果的夏梦,你眼神当中的宠溺段绍轩简直不敢相信。



    “轩,这么长时间你跑哪去了,这么不负责任,都不管我死活了?”



    苍洛桀开玩笑地说,这简直就是明知故问,若不是段绍轩让夏梦进来,她又如何会在他昏睡的时候走进病房里来呢,他们俩现在又如何如此甜蜜呢。



    起初,苍洛桀还要埋怨甚至是责骂段绍轩,他怎么能够自作主张地让夏梦靠近这里。可是现在他并不这样想了,若不是段绍轩让夏梦进来,他跟夏梦两个还不一定什么时候都打开心结呢。



    原来有时候原谅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可是苍洛桀却把一切都弄复杂了。这么多年来为什么这么痛苦,都是他自作自受的。



    “我出去转转,医院的消毒水味让我头疼,我看你一时半会儿也不会醒,就离开了一下。”



    这理由还真是牵强,只是苍洛桀跟夏梦谁都没点破,只是非常有默契地对视了一下,偷偷地笑了笑。



    “是嘛,那坐吧,我有事要跟你说。”



    “哦,哦……”



    段绍轩倒是有些坐立难安的,这种气氛还真是有够诡异呢。



    “绍轩,你要吃苹果吗?”



    夏梦削好了一个,然后递给了苍洛桀,偏头问了问段绍轩。



    “我不用了,谢谢。”



    看着苍洛桀喜滋滋地接过苹果,咔嚓就是一大口,他平常不是不太喜欢吃苹果的嘛,今天怎么胃口这么好?



    “我看洛的状态也好多了,听护士小姐说温度也降下来了。办公室那边还有好多事情,我就先回去了。”



    夏梦站了起来,准备要走。



    “干嘛去?”



    苍洛桀一把抓住夏梦的手腕,貌似不想让她走。



    “你把这些文件都签一下,其实我也是受人之托,你的助理着急让你签文件,我这才匆匆赶过来的。”



    夏梦小声地说,只是越说脸越红,这屋子里还有别人在呢,他应该收敛一点。



    “只是这个原因,没有其他?”



    苍洛桀反问,好久没有看过她娇羞躲闪的样子了。小时候那个夏梦,现在终于又回来了嘛。



    “咳哼,洛,你签好了就给我吧,我找人送回去。”



    段绍轩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这种气氛好像已经有很多年没有感受过了,一时间他还有点接受不了,鸡皮疙瘩都要掉一地了。



    “我已经好的差不多了,看到了小梦,我这病也好了。轩,去告诉院长我这就出院。”



    “不行啊,你才刚刚打完一瓶点滴,怎么的也得再休息几天才成啊,感冒这病很可怕的,越拖越不好。”



    夏梦按住他,不让他乱动,这也是她关心他的一种方式。



    “你看看我现在,还需要住院嘛,只要你乖乖地呆在我的身边,对我来说就是最好的药了。”



    苍洛桀宠溺地刮了一下夏梦的鼻尖,果然,任何时刻都比不了她在自己的身边这么快乐。



    “你别逞强了,这刚过完年,开春事情特别多,你不可以再病倒了。”



    段绍轩严肃地说,言外之意不仅仅是工作上的事情,还有其他琐碎的事情。他现在跟夏梦表现的如此恩爱密不可分,等到出了这个病房门口,问题跟麻烦就会接踵而至。



    虽然夏梓渊在苍洛桀的心目当中占的分量也不比夏梦少,但是夏梓渊毕竟是自由之身,只要苍洛桀肯点头,那么天涯海角夏梓渊去哪里都不会被世人所发现。



    可是夏予柔不同,她是苍洛桀几个月前名正言顺娶回来的妻子。面对广大民众是苍洛桀一字一句说下誓言娶回来的妻子。到时候苍洛桀要如何服众,夏梦的出现根本就是一个错误,而且是在最错误的时候出现。



    “就是的啊,洛,我真的没关系的。现在,对我来说,能够这样看着你,就已经很足够了。虽然我也很珍惜现在跟你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但是等你病好了,我们还有一辈子的时间呢。”



    夏梦满足地笑了笑,那笑容对于苍洛桀来说仿佛隔世一般。伸出手温柔地帮她捋了捋额前的碎发,她眼底淡淡的黑晕,让苍洛桀心疼。



    一辈子……这三个字多沉重啊,要是以前的苍洛桀他或许真的会很在乎跟夏梦的一辈子,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听夏梦提起这三个字,他的心里却咯噔一下。



    “我知道了,工作交给轩去做,这几天我会好好休息的。你要乖乖地等着我,弥补我这五年来的伤痛啊。”



    “你……要回家吗,应该说是总统府才对。”



    夏梦试探着问,但是那语气跟表情明显是很为难很不乐意的。那个所谓的家里,住在那个大院儿那栋大房子的女主人并不是她,而是一个跟她长的很像的女人。



    她在电视新闻上见到过夏予柔,也知道她的家庭来历,夏梦自知自己所有的条件都比不了夏予柔,但是这珍贵的回忆和苍洛桀的一句原谅此刻就已经战胜了一切。



    “小梦……”



    “住院毕竟不是很安全,下午让绍轩带你回家吧,在家里好好修养,才是最好的办法。而且……家里不是还有Ja在呢嘛,让她照顾你我才放心啊。”



    夏梦稍显悲伤地说,她知道苍洛桀对他现在的妻子并没有多余的感情。把夏予柔那尊大佛摆在家里,也只是充当一个好看的花瓶而已。



    夏梦知道,她永远无法扭转自己在苍焱心目当中的形象。对于苍焱来说,她夏梦如同市井街头的一棵小杂草,根本配不上苍洛桀的。



    但是,这棵小草却很顽强,明明默默无闻但却时刻勾着苍洛桀的心,这才是赢家。夏梦从来都都不打算从苍焱的身上下手,即使过了五年,连尹涛也没有这个能力扳倒苍焱更何况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她呢。



    所以,夏梦现在牢牢地抱住苍洛桀,她没有任何依靠,从出现到现在皆是。可是老天爷却很眷顾她,让她曾经遇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男人。



    过去她没有珍惜,可是老天爷还是愿意再给她一次机会。夏梦不是回来赎罪的,而是回来接受那份爱的。或许苍洛桀现在心里还有杂念,但是只要夏梦不放弃,曾经那份纯洁的爱情还是会回来的。



    “我怎样都无所谓,我不希望你勉强。”



    “这句话应该是我说的才对,苍洛桀是什么人啊,我相信他。”



    夏梦充满自信地对着苍洛桀说,这是她对他的肯定。以女人的第六感,夏梦知道苍洛桀的心里还住着一个身影,只是那个身影很模糊,时而出现时而消失,似有痕迹却无痕迹。



    她必须要找出那个人,并不是让她完整地出现在苍洛桀的心里,而是让她彻底地从苍洛桀的心里消失。



    “你不怕我新婚妻子诱惑我啊。”



    看到夏梦如此自信的样子,苍洛桀反而玩心大起,隔了五年之后才找到彼此的苍洛桀跟夏梦,他想好好地逗逗她,就算是看她慌张的样子也是此刻的幸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