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小团体

    夏予柔冷冷地说了一句,然后把信封跟请帖丢给了福婶,十分不满地上了楼。



    ‘咚咚咚’福婶敲了两下,没有反应。不用想也知道,夏梓渊肯定是把自己关在工作室里听不见敲门声。



    福婶开门走了进去,被风吹起的窗帘,房间里似乎有什么沁人心脾的香气。



    “二小姐,有你的信。”



    “福婶啊,进来吧,门没锁。”



    福婶推开门,看到穿着围裙但是已经满脸花的夏梓渊就忍不住想笑。这个孩子就是这么可爱,不管做什么都这么招人喜欢。



    “有事吗?”



    “有您的信,不过……”



    “放在那里吧,我现在没有时间看。”



    “可是这好像是画家协会寄给您的见面会请帖,只是……刚刚大小姐已经看过了。”



    这时,夏梓渊停下了笔,然后看着那个已经被撕开的信封。



    “姐姐已经看过了?”



    “是的,即使我已经阻止过她了,可是……”



    “没关系的,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信。”



    夏梓渊接过信封,从很早的时候她就发现姐姐会经常偷看她的信。包括男同学写给她的情书,或者是别的。



    夏梓渊对这件事情并没有在意,因为这些都无关紧要。只是姐姐的用意却让她摸不着头脑,她的东西有这么吸引姐姐的关注吗?



    “二小姐,你没事吧。”



    见夏梓渊的表情不太对,福婶有些担心。



    “没什么,福婶,帮我冲杯果汁来吧。要……柠檬茶吧。”



    夏梓渊莞尔一笑,让福婶更加担心了。看来,她当时就应该阻止大小姐去看二小姐的信的。



    “好,马上给你送上来。”



    福婶离开了工作室,夏梓渊没有再理会信上的内容而是继续作画。既然姐姐已经把信封揉成那个样子了,看来信里面的内容一定跟画有关。



    爹地跟她说过,她之前送去参赛的三幅作品全被选中了,由此看来,姐姐的作品应该全部落选了吧。反正刚才福婶说了是画家协会寄来的什么请帖,那样的宴会她才不会参加呢。



    心有旁骛的话作画就不会专心,夏梓渊又画了两笔,感觉实在是不对。有些生气地放下了画笔跟调色盘,打开电脑看起了动漫。



    三分钟后,福婶送来了柠檬茶。夏梓渊不喜欢喝热的果汁,所以现在这个秋季时节,福婶还是会细心地在柠檬茶里放进几颗冰块。



    “二小姐,需要福婶帮您去准备礼服吗?”



    “不用了,我也没想去。”



    “可是,老爷毕竟是上一届的画家协会会长,这个面子你要是不给,似乎不太好吧。”



    “要去姐姐去就好了,我们两姐妹去一个就可以了,她正好也是画家协会的人。”



    夏梓渊吸了两下吸管,冰冰凉凉的柠檬茶真是爽极了。还是福婶的手艺的好,这个家里只有福婶最懂她的口味了。



    “那没事的话,我就先下去了,有事你再叫我。”



    “等一下。福婶,最近姐姐是不是有什么开心的事情啊?”



    老爷特意交代过,大小姐跟总统大人的婚事暂时要对家里人保密。毕竟他们不喜欢家里总是被记者搞得闹哄哄的,而且也暂时不要告诉梓渊,这是夏予柔特别嘱咐的。



    “没什么啊,大小姐的心情一直很不错。”



    “是哦,我还以为姐姐中奖了呢。”



    夏梓渊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她现在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动漫上面。



    时间过的很快,就在换季的这一个月里,秋叶落的总是很快的。夏予柔房间的日历上,画着桃红色爱心的那个地方,就在三天之后。



    “老爷老爷!有贵客到了!”



    吴叔急的是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地跑到了客厅里。



    “老吴,怎么了?有话慢慢讲。”



    “是是……是,总裁大人身边的特助先生来了。”



    “什么?特助?”



    夏寒天放下手里的报纸,然后起身走到玄关那里。



    “额……其实,你们不用这么客气的。”



    段绍轩挠着脑袋,一脸笑嘻嘻的表情。夏家行的大礼也太大了,这一排的佣人比他在苍洛桀家的待遇可好多了。段绍轩的身后还跟了一大群的人,手里都捧着很精致的盒子。



    “你是……”



    “请容许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段绍轩,是总统大人苍洛桀身边的特助。”段绍轩很有礼貌。



    “欢迎欢迎,快请进快请进。”



    虽然夏寒天以前见过苍洛桀,不过那是在苍洛桀很小的时候。不过,毕竟是总统大人身边的特助到访,还是会紧张一些的。



    “您不用太客气,论资历您是前辈啊。”



    “不敢当啊不敢当,我怎么能跟特助您比呢。”



    “寒天大师人人知晓,我很崇拜您的。”



    “福婶,上茶。”



    “是的老爷。”



    “夏先生您好,我是奉总统大人之命,在订婚日前三天登门拜访。请原谅总统大人刚刚上任实在很忙,无法亲自过来。”



    “那怎么敢当呢,总统大人不必拘礼的。”



    “其实,我们都不必这么拘束的。我今天带了很多设计师跟服装师来,希望在三天之内帮夏小姐定制好订婚宴上的礼服。”



    “福婶,快到楼上把予柔喊下来。”



    夏予柔在房间里练着瑜伽,音乐的声音开的很大,所以刚才吴叔的声音完全被盖了过去。



    “大小姐,大小姐。”



    听到几声敲门声,夏予柔非常不悦地打开了房门。



    “什么事啊?我正忙着呢。”



    “对不起大小姐,老爷叫您下楼。”



    “我正练瑜伽呢,爹地要是有事的话,让他再等我二十分钟就好了。”



    “不行啊大小姐,是总统大人身边的特助先生来了。”



    就在夏予柔要关门之际,听到了‘总统大人’四个字,她又迅速把门给打开了。



    “你是说什么人?”



    “总统大人身边的特助先生。”



    “那……那总统大人也来了吗?”夏予柔激动地握着福婶的肩膀问。



    “应该是没有来。”



    “是吗……那我换一身衣服就下去。”



    虽然有一点小小的失落,可是夏予柔还是高兴的快要死掉了。哼着小曲,在衣柜里翻找着衣服。视线偶尔会故意飘到日历上,还有三天,她就梦寐以求了。



    “请稍微等一下,大小姐说换身衣服就下来。”



    “不用着急,麻烦您了。她马上就要成为总统夫人了,是我的上司呢。”



    段绍轩看着福婶,这个慈祥的老管家跟苍洛桀家的Ja很像嘛,果真是缘分啊。



    “不知道苍焱老先生现在怎么样,有时间我得亲自去马尔代夫拜访一下才行。”



    “夏伯父,您千万别这么客气了。其实,我跟洛桀已经认识很多年了,我不但是他的特助还是他的朋友。而且苍夏两家就要成为一家人了,不管从哪个方面论起,您都是我的长辈啊。”



    “夏伯父,这个称呼好,很亲切。”



    夏寒天跟段绍轩很谈得来,这算是第一次见面吧,太拘于礼节的话反而觉得生疏不自在。两个人互相敬着茶,相谈甚欢。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夏予柔这才磨磨蹭蹭地下了楼。一头披肩的栗色长发,肩膀处微微卷起的小卷儿,看起来性感优雅极了。



    夏予柔一身紫色长裙,即使在家穿着也不觉得有半点冲突。脚下踩着室内拖鞋,虽然有些不搭,但美人毕竟还是美人。



    “予柔啊,快过来,我帮你介绍一下。”



    夏予柔端庄地入座,福婶也贴心地端来了茶水,然后站在一边侍奉着。



    “这位是总统大人身边的特助段绍轩先生,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恐怕你们应该曾经是同学吧。”



    “是的呢,很早以前了吧,应该是幼稚园的同学。夏小姐您好,我是段绍轩。”



    段绍轩首先开口并礼貌地伸出了手,夏家的千金果然气质非凡。即使没有开口说话,往那里一坐,那高贵的气质立马就散发了出来。



    “您好。”



    夏予柔也回应,两个人友好地握了握手。她窃喜,正好这两天夏梓渊不在家,好像又去那个什么鬼四季山了。



    爹地答应了梓渊,在她的十八岁生日宴前再让她好好地疯一回。这倒是给夏予柔制造了机会,她要趁着这几天把苍洛桀直接拿下。



    不过,夏予柔倒是对这个同样时尚又帅气的男人没什么太大的印象了。她跟苍洛桀是幼稚园同学这并不假,可是段绍轩……貌似以前他跟苍洛桀是一个小团体吧。



    “请容许我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跟洛桀是好朋友但我同时又是他的特助。这一次总统大人公事太忙,无法亲自前来,所以这么重大的任务就落到了我的身上。”



    “他忙……这是应该的。”



    夏予柔说的好像自己已经是苍洛桀的老婆一样,老婆就是要理解老公工作忙嘛。



    “哦对了,这些都是我们总统大人亲自挑选的礼物,还有一笔聘金估计明日就能打进您的户头里了。”



    段绍轩指了指自己身后的那些手下,因为东西很贵重,所以他们没敢放下依旧是抱在手里。他们也很想看一看未来的总统夫人长什么样子,果然没有让他们失望啊。



    “真是见外了,我爷爷跟苍爷爷是多年的老朋友了,准确的说应该是战友了。”夏予柔也寒暄了几句。



    “这是应该的,对了,我今天来的工作有很多。时间已经不早了,我们直接进入主题吧。”



    段绍轩借着余光观察了一下夏予柔,见到本人之后果然是比照片上漂亮多了。怪不得苍老爷子这么有高见,把这么一个大美人娶进门做孙媳妇。



    段绍轩笑了笑,苍洛桀啊苍洛桀,我看你这一次恐怕也难过美人关了。我看你那个什么残酷游戏,也该宣告结束了。



    “好,需要我做些什么吗?”



    夏予柔的坐姿俨然就是一副气质女神的样子,这一个月的形体恶补课程果然没有白费。言行举止之间,无不在彰显着她高贵典雅的气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