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66小说网> 其他小说> 囚爱天使:逃婚猫咪不服输> 第209章 不能倒下

第209章 不能倒下

    迷糊之中的苍洛桀嗅到了身旁的一抹清香,很淡雅很纯净的洗发露的味道。模模糊糊之中,苍洛桀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使出浑身的力气一个转身死死地抱住了他一直想要抱住的她。



    “苍洛桀!”



    “嘘……”



    段绍轩没有办法,只好赶紧跟夏梓渊一起把苍洛桀给扶到了玄关处,福婶房间的死角。苍洛桀紧紧地搂着夏梓渊,滚烫的脸庞紧贴着夏梓渊的脖子,她身上淡淡的清香让苍洛桀稍微冷静了下来。



    段绍轩的处境有些尴尬,他只能暂时退开了一些距离,站在客厅里面把风。他这是什么待遇啊,真是费力不讨好啊。



    “苍洛桀!苍洛桀!”



    夏梓渊被一百八十多公分的苍洛桀搂着压着,呼吸都有些困难了。只是他浑身滚烫,身体还止不住地发抖。



    “别走,我好冷……”



    苍洛桀现在神志不清,他或许不知道他此刻抱着的人是谁。只是她身上的香味,她身上的温度让他安心让他感到幸福而已。



    “你发烧了,为什么不去医院,却跑来找我呢,我又不是医生。”



    夏梓渊低头轻声在苍洛桀的耳边说,她真该死,明知道这或许是一个圈套,明知道这是苍洛桀的苦肉计,却还是甘愿堕落。



    “不去医院,那里没有你。”



    她的声音很好听,就好像是一首催眠曲,让苍洛桀如火烧般的心渐渐安静了下来。



    “你不该来找我的,该结束的就应该让它结束。”



    “别走!别走!”



    听到她这么说,苍洛桀如发狂似的亲吻着她的唇。他没有力气,夏梓渊猛地一推苍洛桀就摔倒在地。



    “洛!”



    段绍轩听到声响赶紧冲了过去,苍洛桀已经昏迷,还有站在一旁惊恐的夏梓渊。



    “怎么了?”



    “对不起,快把他扶起来!”



    夏梓渊一时头昏脑涨,他的强吻只会让她有如此激烈的反应。看到他摔倒在地上,夏梓渊别提有多心疼了。



    “洛!洛!糟了,他现在必须得看医生了,他可是总统大人,不能倒下呀。”



    “可是这么晚了,上哪去找医生啊。”



    夏梓渊也慌张了,她不是有意推他的,明知道他在生病她就算装也要装一下的呀。



    “我们回瑞欧山庄,我已经让医生在那里待命了。”



    “可是……”



    “没有可是了,再这么烧下去洛他会烧傻的。”



    “我知道了,我去拿点东西。”



    夏梓渊慌忙地冲上了楼,她明明逃了回来却还是被抓了回去。夏梓渊简单拿了点东西和药箱,揣了一些钱顺手拿了一件厚厚的披风,跑进了福婶的房间。



    “二小姐,出什么事情了,福婶听到外面有好大的动静。”



    “没什么事,我要出去一下,您不要担心了,晚上睡觉要锁好门。”



    “福婶不是担心什么,你以前也没少跑出去。只是来的人是总统大人身边的段特助,我怕是别的事情啊。”



    “没什么没什么,苍爷爷叫我送幅画给他,我这不是跑回来没完成嘛,段特助是来接我来的。他老人家一直吵着要我回去,我就先回去看一看。”



    夏梓渊第一次在福婶的面前撒谎,眼珠子滴溜溜地转,其实早就被福婶给看穿了。



    “二小姐您想做什么福婶都不会拦着你的,只是你已经长大了,不再是小孩子了。福婶只是想告诉你,有些事情要自己学会判断,不要感情用事,别让老爷和夫人担心。”



    福婶的话有些深意,夏梓渊一时间没有听懂。她只是点了点头,然后给福婶一个大大的拥抱,就飞速地离开了。



    段绍轩已经把苍洛桀给弄上车了,再这么烧下去苍洛桀的脑子非得烧坏不可。看到夏梓渊奔跑过来,段绍轩迅速发动了车子。



    夏梓渊习惯地坐到了后面,因为比较方便照顾他。她的药箱里有降温用的冰袋,赶紧给苍洛桀用上了。



    段绍轩从后视镜里看着夏梓渊的一举一动,不禁偷笑。这两个人啊,还真是各个都是口是心非的啊。



    明明都知道彼此的心意,却还是玩着躲猫猫的游戏,难道都不痛苦吗?只是他们两个人特殊的身份和尴尬的关系,迫使两个人必须分开,这的确让人心痛。



    苍洛桀的表情很痛苦,浑身发抖。夏梓渊拿来的披风似乎一点作用都没起,发烧烧的这么高不得烧死人啊。



    “能把暖风开的大一点吗?”



    夏梓渊握着苍洛桀冰凉的手,明明额头是滚烫的,但是他的手却是冰凉的。苍洛桀一直在喃喃自语可是她却听不清他在说些什么,只是面对这样的他,夏梓渊再一次心软认输了。



    车子很快驶进了瑞欧山庄,现在已经将近半夜,虽然小镇里依旧灯火通明,但是街上却看不到半个人影。



    这样也好,不然这大半夜的两个大男人突然闯进一个单身女孩子的家里很容易招人误会的。只不过还是不能掉以轻心,段绍轩时刻观察着周围,确认没有人之后才敢进去。



    毕竟一切都要以小心为主,如果总统大人在上任和新婚之际传出什么绯闻来的话,那么位子不保也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把他到扶到房间里去吧,我去拧冰条毛巾过来。”



    这里的别墅也不小,独栋的二层小楼除了主卧之外还有两间客房。段绍轩把苍洛桀搬到一楼的客房里,虽然才搬来没几天的时间,可是这里夏梓渊却已经收拾的很干净很整洁了。



    “洛啊洛,你这心眼使的还真是费劲呢,这一圈兜的还真是有点远呢。要来这里找她,也不至于这么折磨自己吧。”



    段绍轩对着苍洛桀自言自语,的确,这么多年来他第一次看到苍洛桀生病这么严重。当初夏梦离开的时候也没见他这个样子,段绍轩不知道这该是高兴还是无奈呢。



    “他好点了吗?”



    夏梓渊站在门口,手里端着一个水盆,只是她没有走近。这种感觉很奇妙,陌生有熟悉。



    “你过来照顾洛吧,我一个大男人毕竟不太方便。”



    “好……”



    夏梓渊突然有些不敢靠近,因为她知道,一旦她走了过去,她又要一脚踩进陷阱里的。



    “医生马上就过来,我到门口去等着。”



    “等一下,医生过来这里没有问题吗?苍洛桀的身份,他出现在这里不会影响到他吗?”



    夏梓渊果然很厉害,她是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够保持绝对冷静的。只不过她现在考虑到的问题刚刚段绍轩已经想到了,这个医生是他的老朋友也是他的私人医生,自然嘴严的很。



    “没有问题,医生是我的人,他不会出去乱说的。你好好照顾洛,我带医生进来。”



    “好的。”



    夏梓渊把冰毛巾敷在了苍洛桀的额头上,他到底为什么还要来找她呢?明明已经结束的事情,为什么还要它继续开始呢?



    夏梓渊的心好痛,明明知道他们不可能,却还是深深地被彼此吸引。世间没有比这更加让人痛苦的事情了,因为所有人都很害怕,害怕一切重来。



    苍洛桀一直都在喃喃自语,痛苦的表情让夏梓渊心疼。大半夜的他带人闯进她的家中,然后自己却昏倒了,这算什么事啊。



    “有家不回,来找我做什么。”



    夏梓渊扁着嘴说着,这个男人总是能够搅乱她的心思,然后就潇洒地离开。



    “想你……想见你……”



    夏梓渊只是一边拧着毛巾一边低声自然自语罢了,却不曾想本应该躺在床上沉睡着的苍洛桀却沙哑地开了口。



    “你醒了?”



    夏梓渊拧好了毛巾赶紧换下了他额头上那一条,只是苍洛桀的高烧却还是不见下降。



    “你瘦了。”



    没想到苍洛桀清醒后的第一句竟然是这个,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此时在什么地方,现在他完全是凭借着意志力才清醒过来的。



    “你先别说话了,等一下医生就会过来了。”



    夏梓渊不想多语,她也是骄傲傲娇的很。明明在他昏迷的时候自己可以跟自己吐露那么多的真心话,但是一旦苍洛桀清醒过来她反而唯唯诺诺了起来。



    “我怎么到这里来的?还是说是你……”



    苍洛桀并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毕竟这里是段绍轩给夏梓渊准备的。除了地方是苍洛桀亲自挑选的之外,大到装修小到锅碗瓢盆都是段绍轩准备的。



    当然了,装修的风格是苍洛桀的意见,毕竟能够掌握夏梓渊的喜好,这个世界上除了苍洛桀也没有别人了。



    “是段绍轩带你到这里来的,这不是你给我准备的吗,一个镶金的笼子一座走不出去的城堡。”



    夏梓渊并不是故意讽刺,她只是不想让苍洛桀窥探到自己的内心罢了。



    “我也希望自己走不出这里啊。”



    苍洛桀偏头,即使身体不舒服但是苍洛桀还是想认真地回答她的问题。她还在恨自己讨厌着自己,还在生气自己之前欺骗她的事情。



    苍洛桀知道这是夏梓渊的高傲,这跟夏梦完全不同。夏梓渊的高傲来自于她的内心,她洒脱她爽朗她孤独她沉默,所有的这一切都只成就了夏梓渊的高傲。



    她只是不轻易说爱罢了,因为夏梓渊知道爱一个人需要付出很多东西,爱一个人需要做好被伤害的准备。



    只是爱一个人好难,说爱谈何容易?所以夏梓渊强迫自己变得高傲变得不与人亲近,她不是不会爱,就是因为她太容易让自己陷进去了,所以才不爱的,因为她似乎还没有做好受伤的准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