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66小说网> 其他小说> 囚爱天使:逃婚猫咪不服输> 第203章 孩子的画风

第203章 孩子的画风

    知道他们之间事情的人就只有Ja和段绍轩,反正她已经离开那里了,夏梓渊也不想想那么多了,走一步是一步吧。



    “或许吧……”



    “老爷和夫人还要过一段日子才能回来呢,这几天二小姐你就要跟福婶在一起了。”



    “福婶这都过年了,您都不用回家吗?”



    “你这个小糊涂,福婶回哪个家啊?这才是我的家啊。”



    说的也是,夏梓渊知道福婶无儿无女,之前结没结过婚她也不太清楚。至于福婶都已经上了岁数,估计家里也不会再有更加年迈的老父亲和老母亲了。



    把自己的大半辈子都奉献给了这个家的福婶,什么时候也能享享福呢。在夏梓渊的记忆里,福婶的头发不知道什么时候从黑发变成了白发。



    岁月还真是不饶人呢,一天的时间也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一个才十八岁的花季人生,接下来的路到底该怎么走,跟什么人一起走,夏梓渊并没有找到答案。



    “还是福婶最好了!”



    夏梓渊扑向福婶的怀里,她很少撒娇,也不会撒娇。但是现在的夏梓渊很缺少安全感,自从前两天她在酒吧里遭人威胁之后,她一丝都不敢松懈,也找不到人说说话甚至是帮忙分析一下。



    虽然她已经从苍洛桀那里得到了保障,在德国出差参加展会的爹地和妈咪都在苍洛桀的保护之下,可是夏梓渊还是不敢松懈。



    现在夏梓渊还心惊胆战的呢,苍洛桀能够出入的地方自然都是守备森严的。虽然那天晚上他们几个是偷偷出来的,但是在总统大人的周围她竟然遭人威胁,这是不是也意味着苍洛桀身边的安全已经成了一个问题。



    光靠夏梓渊一个人是没有办法保护好现在远在德国的爹地和妈咪的,那天出现在酒吧里的男人到底是谁,他威胁自己的真正目的又是什么?



    听了福婶的话,夏梓渊还是乖乖地回了自己的房间。这个房间是那样的熟悉又是那样的陌生,她不常住在这里,但是这里却是她原本的房间,说起来还真是有些莫名的苦涩呢。



    门上的涂鸦有些地方已经掉了颜色,这是夏梓渊很早以前画的,那个时候她还是个孩子,门上比较高的地方还是她踩着椅子画出来的呢。



    现在想想,当初在这门上画了些什么,现在根本无法理解自己当时的初衷。说是有些孩子气,但是那里面却能看得出一个艺术家的未来。



    只不过现在反过来用标准艺术家的眼光来看的话,果然当时还是孩子的画风。线条根本不成规则,颜色也好像是随着自己心意随便乱涂的,这要是拿到展厅里去,绝对会被归化为最抽象的一幅作品了。



    突然一时兴起的夏梓渊,一股脑地冲到了画室。熟练地穿上了围裙,精心地挑了几个颜色,找到了自己平时惯用的调色盘和几只画笔,又兴奋地冲回到了房间门前。



    刚好要出去买东西的福婶看到了夏梓渊在二楼门前忙活的身影,她好奇地走了上去。看到二小姐又是一身画家的打扮,这孩子还真是一刻都闲不下了呢。



    “二小姐,干嘛呢?”



    “哦,我要补一补这个门上的画呀,都已经花掉了,正好也没什么事情。”



    “这都过去多少年了,家里所有的房间门都换了多少次了,你就是不肯换。”



    “这是小时候的记忆嘛,换掉了太可惜了,有些东西真是过去了就再也回不来了。还是把它们画下来比较好,这样才算是把时间留住了。”



    夏梓渊说的有些感伤,只是脸上还是洋溢着很幸福的表情。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做呢?”



    “把颜色补一补,再补上两朵花。”



    夏梓渊指着房门最下面的角落那里,那里空出了很大的两个地方,正好配上两朵花比较好。



    “那好吧,那你先画着,别累着了啊,福婶给你出去买排骨和虾仁。”



    虽然外面天气寒冷,而且从夏家别墅到过年期间还营业的农贸市场也有一些距离。夏寒天贴心地给福婶配了一台自己的专用车,供她平时出去使用,可是福婶这个人很节俭很少铺张浪费的,没什么急事基本不去动车。



    因为最近这天气真是太冷了,而且这一路上也容易把新鲜的食材给冻坏了,开车来去也很方便。



    总统办公室。



    “咳咳,小吴啊,给我送点纸巾进来。”



    苍洛桀这边咳嗽不断鼻涕不断的,原来办公桌上放着的半盒纸巾,没过半个小时呢就全都用光了。



    “总统大人,我看您好像不太舒服的样子,用不用叫医生过来帮您看一眼啊?”



    助理很担心总统的身体,他就像是机器的心脏发动机一样,发动机要是生锈无法转动了,其他的部件还怎么运作啊。



    “没什么大碍,刚才跟段特助出去吃饭的时候可能有些冻着了,缓一下就好了,别大惊小怪的。”



    “那我等一下跟您冲杯热咖啡过来吧。”



    “好哇,谢谢了。”



    “那我就先出去了。”



    助理刚要转身离开办公室,却又被苍洛桀给叫住了。



    “等一下。”



    “还有什么吩咐吗?”



    “新来的那三个助理今天状态怎么样?”



    “他们三个不是由我负责的,但是我感觉好像还不错。除了有些跟不上咱们的进度和强度之外,其他的做的还都挺好的,至少目前还没出现错误的状况。”



    这个小吴助理也算是资深的了,能够给出这么高的评价也算是不容易。的确,对于新来的助理要求太高也不太可能。只要不出错就是最高的标准了,这一点苍洛桀当然也认可。



    “那你叫他们其中随便的一个上来给我送杯咖啡,我要抽查一下。”



    苍洛桀也算是临时起意,若不是这个助理刚刚提起了冲咖啡的事情,他也没有这个想法。



    “好的,那我这就去转达。”



    林青青三个人的办公室里,只要有张小博在那就没有一刻是消停的。午餐过后张小博正跟她们两个吹嘘着刚才他的壮举,虽然刚才主办公室里的电脑出的是小Bug,但是稍微疏忽一点也会酿成句大的隐患的。



    林青青已经无力吐槽了,她跟夏梦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认真地着文件,大家习惯性地不予以回应,只是张小博却还在肆无忌惮地说着。



    咚咚咚,他们这个新人助理办公室很少有人会敲门来找,张小博说着说着兴奋地去开了门。



    “这里是新人办公室吧。”



    “是的,请问您找谁?”



    他们三个都没有见过小吴,毕竟总统大人身边的助理有很多,大家都是各司其职的。小吴也不是负责他们的,所以他们不认识也很正常。



    “只是想请你们帮个忙而已,总统大人要喝咖啡,我这边手头实在是忙不过来了,你们谁去帮我冲一杯送过去。”



    小吴很聪明,虽然苍洛桀没有直接点破,但是他也知道该怎么说。



    “给总统大人冲咖啡?”



    林青青充满疑问,终于来了一件不算是工作的工作了,但是貌似更加让人必须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



    只是派谁去比较好呢?给总统大人送咖啡已经算是私人级别的工作任务了,这可是在总统大人面前好好表现的机会啊。



    “是啊,不能帮个忙吗?”



    小吴开始施加压力了,虽然总统大人说的是抽查考验,但是他的用意到底是什么小吴也无法理解。



    “我们马上就去送。”



    林青青赶紧慌张地回答,不管怎么样先应付下来再说。



    “一个人就行,总统大人不喜欢吵闹,冲好了就赶紧送上去吧,总统大人等着喝呢。”



    说完小吴就离开了,留下了三个人同时凌乱了。负责总统大人日常的助理怎么说也得有个两三个的,这种冲咖啡的事情怎么就突然落到他们几个的头上了?真是一头雾水。



    “我一个大男人去送咖啡不太好吧。”



    张小博今天怎么突然往后退缩了呢,平时这种事情他不总往前冲的嘛。让林青青更加震惊的是之前主要一提到总统大人什么什么的就格外兴奋和不正常的夏梦,今天也是选择了保持沉默。



    这倒是让林青青有些难办了,她也不是那种哪有事儿就哪到的人。但是她的性格里,平时还有一些热情多事的因素。



    “那……夏梦呢,我看你心情不太好的样子,要不要趁这个机会正好出去转一转?”



    林青青试探着问,对于在总统大人面前好好表现什么的她也根本没有想过。能留在这里工作其实就是林青青的梦想和愿望,跟挣多少钱升多高的官没有任何关系。



    如果真的是让她去的话,林青青也只是抱着帮人忙的心情而已,没有其他。反而林青青还想趁这个机会帮帮夏梦,她好像很在意总统大人的事情似的,虽然林青青不知道到底是什么。



    可是夏梦好像给总统大人留下了一些不太好的印象,他们三个都是同期进来的,万一走了一个也是让人很难过的事情。所以林青青想让夏梦去帮忙,顺便能够给总统大人留下一个好的印象。



    “我?”



    夏梦很犹豫,其实她的内心里很想去见见他。刚才中午前跟苍洛桀谈过话之后,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变得很僵。



    虽然不是吵架而冷战,反而是因为冷战而变得奇怪。夏梦有些后悔,虽然结果还是苍洛桀留住了她,让自己赶紧整理好会议记录,但是她的那些话是不是说的有些重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