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66小说网> 其他小说> 囚爱天使:逃婚猫咪不服输> 第162章 心事重重

第162章 心事重重

    “所以,你在这里也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帮我盯好夏梓渊。而且,还要想办法把她弄走。”



    “我明白了,不过还是要恭喜您新婚快乐。”



    阿月就是嘴甜,总是能让夏予柔的心情变得很好。可是,就在她们两个人聊的正火热的时候……



    “梓渊小姐,您可算回来了。”



    见到少爷把夏梓渊给带了回来,小雅这才把心给放下。今天早上夏梓渊在出门的时候说的那一番话把她们都给吓坏了,以为她这么一走就不会再回来了呢。



    而且,最近夏梓渊的状态一直都不怎么太好。她的身体一直都很虚,Ja一直在努力用饮食调整她的身体,但是夏梓渊的胃口总是会被心情给影响,越发吃的少了。



    从逃婚那天开始,夏梓渊就日渐消瘦。她本身就不胖,穿上厚重的衣服还是给人一种弱不禁风的模样。



    小雅也很担心夏梓渊的身体,明明才十八岁,正是发育好动的时候呢。可是夏梓渊却总给人一种心事重重的感觉,让人不禁担心。



    “怎么了吗?”



    夏梓渊还是那副表情,就算心情刚刚被苍洛桀给搅和了,但是她依旧进行的表情管理,让人无法察觉到她此刻的心情是什么。



    “没……没怎么,您怎么跟少爷和段先生一起回来了?”



    “路上凑巧碰到的。”



    夏梓渊回答,不过也是事实。只不过某个男人不分青红皂白地就胡乱去误会,夏梓渊现在已经懒得去跟他解释了。



    小雅战战兢兢地看着夏梓渊身后的苍洛桀跟段绍轩,这气氛是咋回事?



    苍洛桀也没说什么,只是吩咐了手下加紧了总统府周围的守卫。不光是夏梓渊,他连一只苍蝇都无法飞出去。



    “马上备餐,折腾了这么久,我想梓渊跟我一样,也饿了吧。不介意跟姐夫一起供餐吧,小姨子赏个面子吧。”



    苍洛桀是故意的!



    “可是,少爷……少夫人她……”



    一个女佣貌似很为难的样子,少爷难道是忘记了家里还有少夫人在吗?



    “少夫人怎么了?”



    夏梓渊对于听到少夫人竟然没有半点反应,她似乎根本不在乎苍洛桀跟夏予柔的关系似的。这是这一点,苍洛桀特别的不爽。



    “少夫人她早饭跟中饭都没有好好吃,现在正在房间里等您回来呢。”



    小女佣只是照实说而已,因为早上全家人都吵翻了,所以家里的气氛一直都不是很好。少夫人也没怎么好好吃饭,刚才还是阿月端着面条上了楼,貌似才缓和了一些。



    “是吗,她为什么不好好吃饭?”



    “这个……”



    “混小子!还不是因为你早上那个臭脾气嘛,趁我现在还没有生气,你赶快到房间里给予柔道歉。”



    苍焱总是在不合时宜的时候出现,现在不是他在生气,而是苍洛桀的火已经被逼到嗓子眼了。



    夏梓渊才不管他们家庭的问题呢,她跟苍洛桀回来,只是为了不在大马路上制造麻烦。而且,她想和平分手和平离开,丝毫不想惹起苍洛桀跟夏予柔之间的纷争。



    “苍爷爷,我回来了。”



    “梓渊啊,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我订了晚上的餐厅,寒天跟芷琴去了德国,我这个老家长,得带着你们这些小辈去享受一下。”



    “我也去吗?”



    夏梓渊还在状况外。



    “当然了,我订了五个人的位置。”



    “五个人?”



    这第五个人是谁?应该不会是段绍轩吧。



    “婚礼那一次陪着你来的那个小伙子我看着挺不错的,之前请你父母吃饭的时候在酒店也遇到过他。你受伤昏倒了,他一直都挺担心的。我想好好招待他一下,就当是代替你父母了。”



    苍焱想的倒是挺周到的,虽然他跟这些个血气方刚的孩子不是一个辈分的,但是他能够感觉到梓渊住在这里多少有些生分跟不舒服。



    毕竟一直跟自己玩在一起,陪着自己一起长大的姐姐突然结了婚。夏梓渊小小的人生当中,突然多了一个姐夫,身份还如此特殊,她当然会觉得有些不自在了。



    所以,带着全家人一起去吃饭,只有梓渊一个人有些尴尬。看上一次陪着夏梓渊出席的那个孩子还挺不错的,顺便一起邀请了,也不是什么问题。



    “书南吗?”



    “对,廖书南。多少年前我跟他父亲还吃过几回饭呢,多少有些交情。他们家还在卖珠宝啊,真是大世家啊。这次洛桀跟予柔的装饰品,也多亏了他们费心了。”



    “嗯。可是……”



    “我们家庭聚餐,为什么要让外人参与?”



    苍洛桀走到沙发旁坐下,这个老头子又在想些什么,还要叫什么廖书南,那个小子到底凭什么能够站在夏梓渊的身边?



    “你这是什么话?梓渊也处在要恋爱的年纪了,虽然咱们老人不好参与。可是只是去吃个饭,你只要照顾好予柔就行了。”



    “老头子,你还真是多事啊,突然搞什么聚餐。”



    “我看你也没有悔改的意思,去,把少夫人叫下来。”



    苍洛桀都坐下了,他这没有个认错的意思啊。碍于梓渊也在这里,苍焱只好叫下人先去叫予柔下楼了



    夏予柔的房间。



    “是不是洛桀回来了?”



    听到楼下有声音,夏予柔兴奋地说着是不是苍洛桀回来了。早上的阴霾一瞬间消失不见,女人还真是善变啊。



    “好像是的,那您赶快下去看看吧。”



    “那还用你说,赶快把我衣服拿过来。”



    果然如此,还没等小女佣上来找夏予柔呢,她自己就下来了。



    “洛桀!你回来了。”



    女人就是这样,上午还闹的不可开交呢。这下午,马上就又有说有笑的了。



    “嗯。”



    苍洛桀没好气地回着,段绍轩站在一旁跟着直叹气。



    “梓渊……”



    夏予柔唯一没有想到的是,夏梓渊竟然还是不识相地跟了回来。看这架势,苍洛桀他们三个人一点都不想是在路上或者门口偶然遇到的。



    这个磨人的碍事精还是真是碍眼呢,从一开始夏予柔就很排斥她这个妹妹。不光是姐妹之间的嫉妒,更多是作为一个女人的嫉妒。



    “姐姐……”



    “回来了啊,一大早你就出去了,我还在担心你呢。”



    夏予柔赶紧笑眯眯地走了过去,拉起了夏梓渊有些冰凉的手,展现出一副好姐姐的模样。



    “嗯,礼物我已经完成了。”



    使命也完成了……是不是可以离开了……



    “是吗?赶快拿来我看看。”



    夏予柔格外的兴奋,她也算是比较了解夏梓渊的人了。她会在画上画些什么,夏予柔似乎已经猜到了。



    所以,夏予柔故意在所有人面前把画纸扯开,巨大的一副作品就那样华丽丽地展现在打击的面前。



    “哇……”



    当包裹着画的包装纸被撕开,落地的一瞬间。偌大的客厅里不约而同的,发出了接连不断的赞叹声。



    即使是不懂画的人,也会看出来这副作品当中的亮点之处。小雅站在夏梓渊的身边,偷偷地瞄着夏梓渊的表情。



    她好淡定,完全一副宠辱不惊的模样。就是在那一瞬间,小雅对夏梓渊的感觉再也不单单的是喜欢了。



    就是因为那一个眼神,由喜欢边上升为了敬佩跟崇拜。同样年纪的人,却有些不同的人生阅历。



    “这是你画的?”



    苍焱走了过去,震惊的眼神始终没有中断过。



    “嗯。”



    夏梓渊淡淡地回应了一声,她只是熬了几个夜晚而已,跟她平时的工作量比起来已经是少之又少的了。



    “真是不错啊,画功快赶上你父亲了。”



    苍焱连连称赞着,他在市面上没有见过以夏梓渊署名的作品。夏寒天也从来没有提过自己的小女儿也踏入过这个圈子,所以没有人知道夏梓渊就是那个知名的青年画家Amiee。



    “我还差的远呢,就是画着玩的。”



    夏梓渊谦虚地说着,她只是不希望有人会知道她的身份。连夏予柔都不清楚夏梓渊就是Amiee的事情,所以也是被蒙在鼓里的。



    或许会见过夏梓渊跟Amiee画风很像的作品,但是夏予柔是绝对不会知道夏梓渊就是Amiee。这不是夏梓渊自吹,应该说夏予柔的能力还没有达到能够分辨的程度。



    “不过……这画风似乎在哪里见过似的。”



    段绍轩不自觉地自言自语,他的观察力是很强的。只是没有人注意到他在嘀咕些什么,更别提苍洛桀了。



    他正在气头上,只不过在看到了夏梓渊的画作时,脑筋也停顿了一下。画面似乎像是活了一样,只是画面上的人物……



    苍洛桀走上前,他沉默的吓人。原来,这就是她连夜赶出来的画吗?这就是她要送给夏予柔跟自己的,所谓的新婚礼物吗?



    正中央,一身雪白婚纱的夏予柔是那样的美丽,花朵簇拥。笑容灿烂的如同一朵盛开的花朵,头纱随风飘扬的样子,是那样的栩栩如生。



    如果不仔细去看,或许人们都会以为这不是一幅画而是一张真实写照。如同一张照片一样的色彩,让人不禁赞叹。



    而站在夏予柔旁边的苍洛桀,一身黑色的礼服,黑色的蝴蝶结显得既调皮又不失庄重。虽然苍洛桀似笑非笑,但是眉眼之间的弧度却是弯弯的,谁看都能知道画面里的他很幸福。



    这就是夏梓渊的厉害之处,画面所要传达的感觉根本无需直接画出。淡淡的一笔勾勒,就能够展现出所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