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66小说网> 其他小说> 囚爱天使:逃婚猫咪不服输> 第159章 别妄想激怒我

第159章 别妄想激怒我

    “别妄想激怒我,想要从我身边离开,这辈子都不可能了。”



    苍洛桀的眼神突然变得迷离了起来,不知怎么的,夏梦的脸突然就跟夏梓渊的重合了。他之所以会如此生气,就是因为白天他受到了夏梦的刺激。



    女人都是不可原谅的,她们带着一张无害的天使面孔,却做着让人心流泪的恶魔事情。夏梦无法原谅,夏予柔无法原谅,夏梓渊也同样无法原谅。



    “你只要一个没有心脏的躯壳又有什么用。”



    “你想太多了,对于我来说,你唯一吸引我的地方就是你这张脸了。记住,别让你的脸受到一丝伤害,不然我不介意连你一起也毁了。”



    明明不想这么说的,明明是真心希望留她在身边的。可是,嘴却不会那么说。



    苍洛桀的话很恐怖,夏梓渊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他总是阴晴不定的,今天说一明天又开始说二。



    苍洛桀轻轻抚摸着夏梓渊细滑的脸蛋,即使现在天气干冷,但是这丝毫无法影响到美好的肌肤。



    “别碰我!”



    夏梓渊打掉了他肆意妄为的手,他的指间似乎带着魔力,一不小心就会陷下去的。掉进去一次是无知,两次是愚蠢,三次就是习惯了。



    “刚才那个男人跟你是什么关系?”



    苍洛桀转过身,挽着手臂翘着二郎腿。原来夏梓渊的身边不仅有叶子默一个男人,刚才那只大老鼠又是从哪里窜出来的。



    “你想干什么?”



    “我说过了,你身边所有的男人都不是无辜的。如果你想要他们没事,就被轻易让他们靠近你的身边,这是我给他们唯一的忠告。”



    苍洛桀真是太霸道了,他到底凭什么有资格这么做?



    “如果我说不呢。”



    “那他们的下场只有一个,我看上的猎物,如果有其他人靠近,那么我的枪口说不定就会走火了呢。”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伤害了别人,你很有快感是吗?



    夏梓渊无力的回答让苍洛桀回过神来,她每一次面对自己都是强硬的,倔强地永远都不会向自己低头。



    可是,看着她眼睛里轻泛的泪光,苍洛桀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他只是一个猎手,在看到猎物的时候只能选择前进。



    可是,她的眼泪却只为了别的男人而流。苍洛桀只是觉得很刺眼罢了,她的好她的坏,就算是伤害她,也不能由别的男人来做。



    “没有为什么,一个男人想要得到一个女人的时候,是不存在任何的理由的。”



    苍洛桀心里一阵翻腾,想起了夏梦刚刚所说的话。她会做到让他满意,让他看到不一样的自己。



    她的决定她的改变都在告诉着苍洛桀,夏梦已经不是当年的夏梦了。会不会当年真的是有什么误会呢,会不会真的是他做错了呢。



    “那么你就这样做好了,你得到只不过是一个更加恨你的人而已。”



    “你可以恨,只有恨,我才能在你的心里烙上痕迹。”



    苍洛桀现在已经不正常了,他已经彻底把对夏梦的感觉转移到了夏梓渊的身上。这时间点都还真是凑巧呢,夏梦的再次出现,就好像在煽风点火一般。



    苍洛桀对夏梓渊的情感已经变得越来越扭曲了,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两个人的关系竟然演变成了这个样子。



    “我可以下车了吗,再谈下去也没有意义了。”



    “想离开吗,我给你一条路走。”



    苍洛桀突然转变态度,这让夏梓渊感到很意外。



    “什么路?”



    “当你真正爱上我的时候,就是我放你离开的时候。”



    “什么?”



    真是可笑,苍洛桀他知道自己在讲些什么吗?她现在怎么可能跟他谈爱呢,两个人的关系因为夏予柔而变得尴尬,不伦。



    到头来,他竟然来跟她谈爱?夏梓渊苦涩地失笑,她没有听错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让苍洛桀说出这样的话来。



    “你没有听错,你不是说你只能恨我吗?那好,我让你恨我。若想离开,那就把恨转变为爱吧,当你爱上我的时候,我就会放你离开。”



    怎么可能呢,在这个世界上恨一个人那么容易,可是爱一个人好难。不是夏梓渊不会去爱,而是她不能去爱。



    她怎么可能会去爱上自己的姐夫呢,这岂不是一种背叛吗。爱的时候他没有好好珍惜,现在竟然返过来让她去爱。



    她夏梓渊的爱没那么廉价,不是说爱就能去爱的。



    “这不可能!”



    夏梓渊当即就给否定了,就算是真正爱上了,她也不可能会告诉苍洛桀的。



    “那就等着吧,等你什么时候爱上我了,再来跟我谈离开。”



    “你怎么可以这么不讲理呢?你已经跟姐姐结了婚了,还缠着我做什么呢?”



    夏梓渊很激动,她不想把夏予柔搬出来谈事的。可是,逼到这个地步了,她不得不把伦理道德关系给拿出来了。



    “缠着?当初是谁大胆地闯进了我这里,一身脏兮兮的礼服,如果不是我救了你,那一晚你早就冻死了。”



    “如果早知道会有今天,我真恨不得那天就冻死在外面了。”



    夏梓渊说的根本是气话,其实她有多么庆幸自己在那一天遇到了他。如果不是那一个礼拜的相处,夏梓渊并不知道爱情的珍贵,也不会懂什么是爱什么是痛了。



    “你说什么!”



    苍洛桀再一次暴怒,她总是有这种本事,三两句就能够挑起一场战火。



    “你听的很清楚,你知道我有后悔那一天的相遇了吗。其实你不用救我的……”



    “不救你?难道让我眼看着你受了伤,痛死吗?”



    这个女人真是不知好歹,若不是他找来了最好的医生,治疗好了她的脚伤,要不然她现在就残废了。



    “那你当初为什么不摆明了自己的身份,还叫Ja跟段绍轩配合你演戏!”



    夏梓渊终于说出口了,她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去问他当初为什么欺骗自己了。因为知道了,结果也是一样的。



    “你是在说我隐瞒你吗?”



    “不然呢,你以为自己有多高尚吗?你是高高在上的总统大人,你有这个资本大玩角色扮演,可是我不能,你的大爱游戏我玩不起。”



    “你以为我一直以来都是在骗你,都是在耍着你玩吗?”



    苍洛桀气结,他骗她……不是有意的。



    “难道不是吗……”



    “难道不是吗……”



    如果当初苍洛桀直接摆明了身份,说不定夏梓渊当下就会选择离开。这样的话,就不会痛了,就不会走到今天这个不可收拾的局面了。



    “呵呵,你太高估自己了夏梓渊。”



    



    “想要跟我玩游戏,你可能还输不起呢。别把自己看的太重要了,我说过了,女人对我来说都一样。除了你有一张值得我去留你的脸蛋之外,你以为自己还有什么地方吸引我吗?”



    苍洛桀说话越发地狠毒了,这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可是致命的侮辱啊。



    “既然如此,在这个世界上脸蛋比我漂亮的人多了去了,你又何必找上我?”



    “这就要问你自己了,当初何必走错了门,还是说你根本就是故意接近我的?你姐姐嫁给了我,你有的是机会能够接近我。”



    苍洛桀还在无赖似的扭曲着事实,夏梓渊无力反击,也不想反击了。



    “你愿意怎么想就怎么想好了,姐姐比我优秀许多,你娶了她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我不想破坏姐姐的幸福,也不想破坏你的幸福。”



    直到那一天,苍洛桀才彻底明白夏梓渊的这番话是什么意思。当他真真正正失去她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的幸福从未来过。



    因为她走了,所以幸福也跟着她一起走了。苍洛桀没有能力和资格再去重新定义幸福了,他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在思念她,寻找她,深爱着她的痛苦日子里度过了……



    “做我的女人,可以一辈子享受安逸幸福。荣华富贵要多少有多少,想买什么就买什么。为什么你就不是不肯呢,还是说你在坚持你那廉价的自尊?”



    “不是所有人都想做你的女人,不是所有的女人都渴望你给予的那些东西。或许别人是,但是我不是。”



    夏梓渊很肯定地告诉他,她就是那些少数里的一个。女人都会有虚荣心的,不是她不想过这样的日子,只是她不想待在苍洛桀的身边过而已。



    在这个世界上能够匹敌苍洛桀的人少之又少,或许在他的身份可以风光无限,但是夏梓渊不稀罕他给的风光。



    “我会把你变成那些女人当中的一个的,我会让你屈服。”



    苍洛桀就像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君王,他君临天下,后宫三千。可是,或许就在这三千佳丽中,只有一个她是不肯就范的,所以夏梓渊的抗拒激发起了苍洛桀的征服欲。



    不把她征服了,苍洛桀岂不是太失败了吗。一个男人想要彻底拥有一个女人的时候,或许不是因为爱她,有可能只是男人的自尊心在作祟罢了。



    但是,有谁会知道苍洛桀到底只是想征服夏梓渊呢,还是因为他真的对她动了真感情呢?那份尘封在心底深处的爱,还要多久才能表达出来呢?



    连苍洛桀自己都不知道,他又如何能够让夏梓渊知道?在爱情面前变得如此愚笨迟钝的两个人,要兜兜转转多久才能紧紧地牵住彼此的手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