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66小说网> 其他小说> 囚爱天使:逃婚猫咪不服输> 第136章 一次没有拒绝

第136章 一次没有拒绝

    夏梓渊的声音有些沙哑,为什么苍洛桀却能够平静地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苍洛桀亲昵地搂着夏予柔的腰,他在夏梓渊的面前总是把戏做的很足。为了只是看一看这个女人的忍耐底线到底有多深,她竟然还能够无动于衷。



    果真是因为没有感觉,才如此的吗?



    夏梓渊没有回头去看,那对身影。他们真的很般配不是吗,一个是王子一个是公主。夏梓渊也从来没有这么挫败过,她从来都不是没有自信的人,只是这一次她竟然有些自卑了。



    手里的苹果似乎变得格外沉重,苍洛桀的种种行为让她看不懂。刚才他们两个人还差点引火上身,现在苍洛桀竟然能够亲密地搂着姐姐的腰肢,大晒幸福。



    夏梓渊才刚刚满十八岁而已,对于这个花花世界,她还看的不太懂。面对男女之间的事情,她似乎并不理解。



    只是觉得,喜欢一个人应该是很幸福快乐的感觉。每天只要能够看到彼此,似乎天塌下来也无所谓。



    可是,这种感觉却如同一道无法解开的习题,让夏梓渊陷入两难境地。



    放下手里的苹果,她已经尝不到那种甜甜的滋味了,反而是苦涩的。



    “梓渊啊,晚上我们可能都不回来了,你别趁着我们都不在自己悄悄地走了,回来我还要跟你切磋画技呢。”



    苍焱也穿着正装,似乎今天的家宴很重要。苍洛桀新婚,自然家里人是要道喜的。



    当年,苍焱跟自己的几个兄弟争夺这个天下,不知道费了多少心力钱力失去了多少包括青春包括家人,所以这是否是一道鸿门宴,大家心知肚明。



    “苍爷爷,我……”



    “咱们这成为了真正的一家人,别提我多高兴了。等到你姐姐的肚子传来喜讯,那可真是锦上添花了。”



    夏梓渊没有说话,如果姐姐跟苍洛桀有了爱的结晶,那肯定会是一个很漂亮的宝宝。



    她的目光有些暗淡,心里有一个疙瘩无法解开。如果当初不逃婚,如果当初不好死不死地选择了那棵树,如果当初不走进那个门。



    如果……已没有如果。



    “爷爷会给你物色一个人选的,给你找一个好归宿,不能委屈了你。”



    “……”



    夏梓渊苦笑,她无以应对。她才十八岁而已,为什么大家总是想着要把她赶紧给嫁出去。



    “别总急着走,如果在这里住舒服了,就一直在这里住吧。等到这阵子事情都忙完了,我还打算接你父母一起过来住呢。反正总统府大的很,大家住在一起也热闹。”



    苍焱很希望自己的晚年生活,会有一大群的儿孙围绕在自己的周围。



    他这一辈子活的太累了,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他要争一辈子。即使到老了,还要跟自己的孙子争来争去的,他都一把年纪了也争累了。



    对于苍洛桀,苍焱其实也是有愧疚的。只是,就算苍洛桀再恨自己,他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亲孙子被那种目光短浅,贪慕虚荣的女人给毁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夏梦一直也没有消息。苍焱总算是可以放心了,毕竟苍洛桀已经跟夏予柔结了婚,总算是了了一桩心事。



    夏梓渊这下子更加无言以对了,莫非他们早有打算要长期定居在这里?



    她才不要,打死也不要。夏梓渊现在连多待一分钟的欲望都没有,跟苍洛桀在一起,连空气都是稀薄的。



    她要赶快康复,让苍洛桀再也找不到理由禁锢自己,折断的翅膀她要重新接起来。



    夏梓渊笑着送走了苍焱,什么家宴,什么新婚,都与她无关。她夏梓渊什么时候要被别人贴上标签了,自由自在才是属于她的。



    夏梓渊似乎突然醒悟了,原来把自己陷入两难境地的不是别人,而是她自己。孤独安静永远都是她的代名词,即使一直都是一个人,她也要活的很快乐。



    她才不要因为苍洛桀改变什么呢,那不值得。



    即使女人这一辈子总要有个归宿,那她夏梓渊也不要委曲求全。那样的男人她不要,也不屑于要。



    偌大的房子里瞬间变的安静的吓人,没有夏予柔在的总统府似乎很安逸。大家都在各司其事,笑容也都回来了,大家也不必再紧张兮兮的了。



    “梓渊小姐,咱们到餐厅去吃饭吧,厨房都已经按照您的口味准备好了。”



    小雅一直站在夏梓渊的身后,刚才风风火火的大家都走了,一下子空荡荡的房子里只剩下了夏梓渊一个。



    “你去把Ja也叫来吧,咱们一起吃,我一个人吃饭太寂寞了。”



    “好。”



    小雅这一次没有拒绝,她似乎能够理解夏梓渊的心思,毕竟两个人的年龄很相近。



    虽然小雅很羡慕夏梓渊能够生在一个这样优越的家庭里,可是她的眼神太过寂寞太过孤单了。



    即使天生条件很好,夏梓渊不必为生活而奔走劳累,可是她过的并不快乐。



    小雅能够读懂她眼神当中的忧伤,即使夏梓渊从来都没有开口说过。不知道为什么,小雅总有一种感同身受的感觉,她很心疼也很同情夏梓渊。



    某酒店,超大的豪华餐厅。



    周围守卫森严,大家根本不用去看,都会知道这里面即将迎来什么样的客人。



    酒店门口停着几十辆价值不菲的车子,一个个好似都在比着自己的来头,谁都不肯服输。



    这些人都是跟苍洛桀挂上点亲戚的人,他们各个心怀鬼胎,摆明一个鸿门宴,就等着主角的光临。



    当然,苍洛桀跟苍焱也不傻,这种聚会说白了就是大家在一起胡吹海侃,互相抬举,然后背地里却对着彼此捅刀。



    “没想到,苍洛桀这么快就娶了媳妇,看起来焱老这是计划多时了啊。”



    已经到了人就坐在一起聊天,当然他们彼此都不信任对方。这些人都是苍焱当年的手下败将,在争夺这个天下的时候,惨败。



    现在,苍焱把位置传给了自己的孙子,毕竟还是一个年轻人,还不够炉火纯青。他们再一次等到了篡权的机会,只是突然传出了苍洛桀大婚的消息,这似乎给了这群人当头一棒。



    “千算万算竟然忘记了还有这一手,有了总统夫人,这江山便稳坐了啊。”



    “那可未必,洛桀还年轻,他一个小孩子懂什么人情世故?我看啊,当然焱老打下的天下,就要毁在他的手里喽。”



    “哈哈哈。”



    虽然大家脸上都在笑着,实则都在内心里咒骂无数遍了。



    这是,门口稍有骚动,原来是主角到了。



    苍洛桀换了一身深蓝色的西装,刚才的那件在夏梓渊的房间里弄皱了。他的臂弯里挽着自己的新婚妻子夏予柔,两个人大大方方的似乎有些目中无人地出现了。



    “不错嘛,这个小娇妻娶的还算是回事,听说这个总统夫人来头还不小呢。”



    大家窃窃私语,苍洛桀也见怪不怪了。夏予柔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平时偶尔会在财经频道或者政治频道看到的人竟然全都出现了。



    这里面一半以上的人都是跟苍洛桀八竿子打不着的,但是由于之前跟苍焱的交情,即使沾了一点边,今天也会出席。



    说是‘家宴’纯是牵强,这里哪有一个家的样子?即使是苍焱的兄弟们,大家也都是带着伪装的面具,没有一个是带着真心来的。



    “寒天大师的千金小姐,这可是一块宝啊。”



    “怪不得呢,我说焱老这么急着从马尔代夫赶回来,是为了什么呢。传说总统大人娶了娇妻,原来真是深藏不露啊。”



    “这一步棋走的实在是太稳了,看来焱老跟苍洛桀早就有这个打算,在今天给咱们当头一棒了。”



    苍洛桀带着夏予柔步入餐厅,人已经来的差不多了,每一个人脸上都带着恶心的笑容,苍洛桀也懒得去看。



    “你怎么没有告诉今天会有这么多人到啊,你们家的亲戚还真是多呢。”



    夏予柔有些紧张,她必须要表现的好一点才行。



    “你太天真了,亲戚?他们也配?”



    苍洛桀低声说,夏予柔愚蠢的问题也让他扼腕,带她出席会不会给自己丢脸啊。若是夏梓渊,她绝对不会说出这么天真愚蠢的话的。



    “难道不是吗,我之前在电视新闻上看到过这些人,原来他们都跟你挂点亲戚关系啊。”



    “只不过是一场虚伪的聚会罢了,连吃个饭都让人倒胃口。”



    “你不是说今天是来参加家宴的吗,怎么会虚伪呢?”



    夏予柔眨着大眼睛,庸俗的首饰戴在她的身上似乎再合适不过了。



    苍洛桀不屑地笑了笑,对于夏予柔的提问他也懒得回答,这个女人果然只拥有一张脸蛋罢了,纯花瓶一个。



    “我觉得你只管站在我的身边就好了,作为一个称职的妻子,你应该不会随便乱说话的吧。”



    这不是提醒而是警告,今天来他就为了告诉所有人他苍洛桀已经娶了妻子。如果还想觊觎他总统大人的位置,那么就来吧。



    他们有能力的话,苍洛桀不介意他们来抢,最主要的是他们一定要有能够付出代价的觉悟!



    “我当然会啦,你去哪里我就跟去哪里。”



    夏予柔握紧了苍洛桀的手臂,这个男人太过强大太过耀眼,有了他即使天上没太阳,她都愿意。



    苍洛桀邪佞地笑了笑,对于身边的女人,他从来都不睁眼去看,即使世人已经知道夏予柔是自己的妻子。



    对于棋子,苍洛桀从来都不需要向她解释什么,也不必解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