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66小说网> 其他小说> 囚爱天使:逃婚猫咪不服输> 第121章 惦记着夏梦

第121章 惦记着夏梦

    “羡慕什么,你身边这不还有一个黑衣骑士呢嘛,廖书南就很不错啊。”



    “我也正在努力追求的阶段,梓渊什么时候跟我去约会吧。”



    廖书南放下夏梓渊挽着自己的手,改成了十指相扣,他这是在给夏梓渊勇气。也在为自己打气,在这种气氛下,夏梓渊不管心里是怎么想的,总会松口的。



    “怎样都好……”



    夏梓渊弱弱地说着,她真的要窒息了。她好累,演戏真的好累,为什么苍洛桀会这么自然,他没有在演吗,刚才所有的话难道都是他的真心话吗?



    苍洛桀对夏梓渊没有拒绝的回答很是生气跟失望,她这是什么意思,这是妥协的意思吗?还是说,夏梓渊对那一个星期以来发生的种种事情毫无感觉?竟然当着他的面说要跟其他的男人去约会!?



    “洛桀!洛桀!”



    夏予柔摇晃着苍洛桀的胳膊,他到底在想什么,都已经想出神了。



    “什么事?”



    突然地,苍洛桀转换了强硬的语气,吓了夏予柔一跳。苍洛桀的心情总是那样的喜怒无常,她到底招谁惹谁了。



    “是你怎么了啊,在想什么呢?”但是夏予柔还是很快地就恢复了心情。



    “没想,只是没想到我有一个这么漂亮的小姨子,还真是荣幸呢。”



    苍洛桀又换上那副痞痞的表情,他就是这个样子,让夏梓渊觉得反感。为什么,都到这种时候了,苍洛桀还在演戏,还是不打算把实话说出口。



    看来,苍洛桀真的是很喜欢姐姐的吧。自己对于他们两个来说,都是一个阻碍跟累赘。苍洛桀只是跟自己玩玩而已,自己只是姐姐的替代品,夏梓渊终于认清了这个事实。



    “书南,我有些累了,可以送我回去吗?”



    “原来你们已经见到面了啊。”



    就在这时,夏寒天安芷琴跟苍焱走了过来,打破了这四个人的僵局。



    “爹地妈咪。”



    夏梓渊问着好,可是她的心情却始终也好不起来,不仅那场订婚宴是一个骗局连今天也是。



    “梓渊,实在是对不起。爹地跟妈咪也没有提前告诉你,以你的性子就怕你不过来了。”



    夏寒天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还不如自始自终都不要告诉她呢,这样夏梓渊也不用这么痛苦了。有些事情,不知道反而比较轻松。



    夏梓渊沉默,一直低着头也不说话。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现在的心情很乱,心里就好像有无数个自己在打架似的。



    “寒天啊,这位是?”



    苍焱之前就觉得夏梓渊这个名字很耳熟,现在这个小姑娘看起来也有些面熟。



    “哦,对不起老爷子,我忘记给您介绍了。这个是梓渊,我的小女儿也就是予柔的妹妹,一直也没来得及给您介绍一下。”



    “梓渊……?”



    苍焱貌似想起来了什么,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



    “您认识梓渊吗?”



    “梓渊啊,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啊?我姓苍。”



    夏梓渊终于抬头,看着满头白发的苍焱,心里猛地记起了什么。



    “您难道是……苍爷爷?”



    夏梓渊也想起来了,这不是在美国跟她聊天还夸奖她的画画的很漂亮的苍爷爷嘛。



    “原来是你啊,我就说嘛,怎么看着这么面熟呢。”



    两个人时隔几年再一次见面,互相温暖地抱了抱,看的大家雾煞煞的。



    “这是怎么回事啊,老爷子您跟梓渊认识啊?”



    在场的其他的人完全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看见这两个人拥抱在一起,貌似很熟悉的样子。



    “是啊,我们在美国见过,只不过我有事要回马尔代夫没待几天就走了。”



    “这样啊,原来你们还有这么一段渊源在,也没听梓渊提起过啊。”



    “可是,当时我也不知道梓渊是寒天你跟芷琴的女儿啊,要是知道的我肯定会表示表示的啊。”



    “梓渊自小就被我和芷琴送到美国去学习了,异国他乡的能遇到老爷子也是缘分啊。”



    “苍爷爷,您怎么会在这里啊?您不是说回到马尔代夫去,就不一定再会回国了嘛。”



    “哦,那是个误会。这不,我这不是回来参见我孙子跟你姐姐的婚礼嘛,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你。”



    听到苍焱这么一说,夏梓渊的心里一怔,苍洛桀竟然是苍爷爷的孙子,这命运也未免太折磨人了吧。



    苍洛桀站在一旁不说话,他并不知道苍焱竟然跟夏梓渊认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他们两个如果认识的话,事情还不太好办呢。



    “哦,原来是这样……原来您是老总统,当时在美国跟您没大没小的,真是对不起。”



    那是夏梓渊刚到美国多久的事情,那个时候她跟叶子默也没有那么熟。因为异国他乡,周围的人全是一些陌生的面孔,夏梓渊不知道该找谁说说话。



    每逢没课的时候,她都要附近公园的湖边画画,有的时候还能靠给人画画像赚些钱。只有在画画的时候,夏梓渊才觉得自己是自由的,没有束缚的。



    有一天,夏梓渊在画画的时候遇到了苍焱,对话中才知道苍爷爷也是一个中国人,这次来美国就是来走一走散散心的。



    异国他乡能遇到一个自家人真是不容易,因为已经卸下了总统的担子,苍焱也不知道那种感觉是轻松还是什么,心里总有些空牢牢的。



    跟夏梓渊聊天的过程中,苍焱感觉放松了许多,这个小姑娘总是能理解他的话,虽然有些话不能跟梓渊说,但是能聊聊天心里还是好受许多。



    两个人觉得很熟悉,夏梓渊就好像是苍焱的小孙女一样,在那几天里两个人相约在湖边的长椅上见面。



    苍焱钓钓鱼,夏梓渊就在旁边画画,两个人好像很熟悉的样子。只不过,他们彼此都不知道对方的身份,只是很聊得来而已,没几天苍焱就回马尔代夫去了。



    苍洛桀对这种相遇感到十分的不爽,这个死老头子怎么会跟梓渊认识的。看到夏梓渊难得露出的笑容,苍洛桀更加地气不打一处来了。



    她永远对自己吝啬于这珍贵的笑容,却能够对别人很自然地展现。为什么只有自己不可以,苍洛桀不允许她这样对其他人笑。



    “原来你们认识,那就更好了,以后多多见面也就方便了。”



    苍洛桀这话明显是说给夏梓渊听的,她彻头彻尾地也没有想到过苍焱竟然是苍洛桀的爷爷。这一层套一层的关系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夏梓渊已经无从整理跟思考了。



    “诶呀,没想到我们成为一家人了。既然予柔嫁给了洛桀,那么梓渊也该叫我爷爷了。洛桀,这是予柔的妹妹,我很疼爱的小孙女,你该有的姐夫样子多多照顾一下。”



    苍焱的意思是让苍洛桀有一个好姐夫的榜样,可是苍洛桀却不这么想。刚开始苍洛桀还觉得夏梓渊跟苍焱认识这是多么让他反胃的一件事情,可是现在看来反而帮了他一个大忙。



    “当然了,我不仅会成为一个好丈夫也会成为一个好姐夫的,对不对啊,梓渊。”



    苍洛桀的眼神很可怕,以后她逃不掉了吗。夏梓渊十分不想面对苍洛桀,她只想离他远远的,希望时间能够让她忘记苍洛桀还有那段时光。



    “额,苍爷爷,我……”



    “怎么还叫苍爷爷呢,直接叫我爷爷,没想到我突然有了一个孙媳妇还有了一个亲切的小孙女。”



    看着夏予柔跟夏梓渊言行举止都这么的出众,苍焱很是欣慰。果然是大家闺秀出自书香门第,这是夏梦那个野丫头没法比的。



    可是苍焱千算万算还是失策了,他一直以为苍洛桀还在惦记着夏梦,娶了夏予柔他可能会有些怨言,他只要派人看紧了苍洛桀就行,总有一天他会收心的。



    可是,夏梓渊却是成为改变苍洛桀命运跟人生的女人,从来没有人能够如此左右苍洛桀的心情,他注定栽在这个女人的手上了。



    “可是……”夏梓渊越说越不对。



    “梓渊啊,你就别再拒绝了。妈咪一直以为你在美国只认识了子默呢,没想到你比我们还要早见到老爷子,这是我们夏家跟苍家的缘分啊。”



    “就是的,梓渊啊,姐姐很羡慕你呢,我是爷爷的孙媳妇,你可是直接晋升为爷爷的孙女了啊,孙媳妇咋地也比不了亲孙女儿啊。”



    “哈哈哈。”



    夏予柔幽默地说辞让大家开怀大笑,其实这是在挖苦夏梓渊呢。这时,舞池再一次响起了优美的华尔兹音乐,这时起舞的信号。



    “正好音乐起了,你们这四个小年轻人也该去跳跳舞了,我们这些老人啊,就去旁边吃点东西喝点饮料什么的。”



    苍焱一下子就把夏梓渊给推上了台,她现在的脚十分的痛,她只想离开,哪有什么心情跳舞啊。



    “也好,怎么样,廖先生?”



    苍洛桀很明显地是在挑衅,他们分别拉着夏予柔跟夏梓渊走向舞池。虽然苍洛桀很不喜欢别的男人搂着夏梓渊的腰,可是这种舞是有交换舞伴的部分的。



    见到苍洛桀几个过来,大家纷纷让出了舞池。大家突然惊叹,惊叹的点不在于他们看到了总统大人跟总统夫人的出现,而是因为夏梓渊。



    她好像一朵出水芙蓉,在柔和的灯光下显得那么美。在场的人都安静了,沉醉于他们的舞步。可是没有人知道,夏梓渊的脚现在有多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