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66小说网> 其他小说> 囚爱天使:逃婚猫咪不服输> 第103章 很不自在

第103章 很不自在

    夏予柔紧张到都不会说话了,这个人难道就是苍洛桀的爷爷吗?听说苍洛桀是苍焱一手给带大的,果然是亲爷孙,眉宇间的气势极其相似。



    “是这小子约的你吗?”



    “是的,洛桀他派车到家里接的我。”



    夏予柔害羞地说着,可是她却不知道这是苍洛桀临时起意才去接的她,为的就是在苍焱的面前演一出戏。



    “你转性了?”



    “这不都是你所期望的嘛,反正予柔也很适合,美人上门我为什么要拒绝呢?”



    爷孙两个的对话充满了火药味,可是夏予柔却傻傻地听着美滋滋的。



    “你这是真心话?”



    “当然了,您这么急着赶回来不也是为了看我们的结婚典礼嘛。”正好如你所愿。



    “看来你真的改变了,该忘记的都已经忘记了?”



    “忘记什么?没有什么值得记住的,又何必说忘记呢?”



    “很好,这才应该是苍家人应该有的风范。”



    夏予柔插在他们之间很尴尬,忘记什么记住什么,苍洛桀的过去她也很想知道。可是,她也没有资格过问。



    “我打算下午就让予柔搬过来住,她得先和Ja熟悉熟悉,也要熟悉总统夫人的生活。”



    苍洛桀暧昧地看着夏予柔,蠢女人就该这样利用才对,而夏予柔真是这个蠢女人。



    “真的吗……”



    夏予柔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苍洛桀竟然让自己搬过去住,去总统府住跟他住在一起?!



    “那就迅速一点,下午直接搬进大房间里,也该让我的孙媳妇适应一下总统夫人的生活了。”



    “予柔想住哪里,是总统府还是我们重新找一个更私人更私密的空间?”



    苍洛桀继续加码,夏予柔已经上钩了,而苍焱也是半信半疑的。



    “住在总统府就好了,这样你也比较方便。”



    总统大人跟总统夫人不住在总统府里那要住在哪里,夏予柔就是在期待这一刻呢。



    “那好,下午我陪你回家取一些你常用的东西,别的我们就买新的。”



    “回家?”



    夏予柔突然很焦急,夏梓渊刚刚回家,这样的话他们两个不就碰上了嘛,不行,这绝对不行!



    “不用了……不用那么麻烦了,我自己可以整理的。你还有工作,就不用陪我了。”



    “予柔啊,你就让洛桀去帮你弄,改天约你父母咱们好好地吃个饭,我也好久没有见到他们了。”



    “真的不用了,洛桀他那么忙,我自己找时间过来就行了。”



    夏予柔极力阻止苍洛桀跟她一起回家,而苍洛桀也知道这是为什么。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说想要到夏予柔的家里去。



    是因为夏梓渊也在的关系,还是因为什么。好想见她,非常想要见她,可是却又不能见她。苍洛桀很矛盾,对于夏梓渊的存在他不知道该如何定义。



    “那我让司机送你回去,下午给我打电话,把手机给我。”



    苍洛桀突然变得异常地温柔,又一颗糖衣炮弹向夏予柔轰了过来。



    “哦,好……”



    夏予柔把手机递给了苍洛桀,他唰唰唰地把自己的号码存了进去。虽然他很不希望这样做,可是名义上的夫妻该做的样子还是得做的。



    苍洛桀看着夏予柔花痴一样的表情,真是有些反胃。可是,再看一看苍焱略显满意地表情,苍洛桀又觉得今天这戏演的很成功。



    段绍轩坐在一旁看着,苍洛桀什么时候学会了这一套,手段竟然如此高明。不过,苍洛桀真的要把夏予柔接到总统府去住吗?这太不可思议了。



    夏家别墅。



    刚刚吃了面,夏梓渊的胃有些不舒服。本来想画画的,可是闻到颜料的味道她也觉得有些恶心。



    家里没有准备轮椅,夏梓渊的移动有些不方便。可是因为她已经习惯了脚上打着石膏的感觉,扶着墙还是勉强能走动的。



    “梓渊,你怎么下来了?”



    “房间里太闷了,我想到院子里走走。”



    安芷琴正在客厅里看电视,正好看到夏梓渊艰难地走下楼梯。



    “过来,陪妈咪坐坐。你都长这么大了,总感觉你好像经常不在妈咪的身边似的。”



    “以后不会了,我以后不会到处乱跑了。”



    “梓渊真的是长大了,懂事了。”



    “我发现……我不太喜欢总是一个人的感觉了。”



    夏梓渊突然感伤起来,会说出这样话的夏梓渊一点都不像她。



    “你怎么会是一个人呢,妈咪爹地你姐姐还有福婶吴叔都陪在你的身边啊。”



    “嗯,说的也对。”



    其实夏梓渊说的不是这个,而是在面对感情的时候,她发现自己没有办法独自面对。经过了跟苍洛桀相遇这件事情之后,夏梓渊发现自己就是一个胆小鬼。



    “受伤了怎么能自己扛着呢,就送过来一封信,叫我跟你爹地这个担心啊。”



    “信?”



    段绍轩送信的事情夏梓渊不知道,她什么时候送的信?



    “怎么?那天吴叔在信箱里发现的,你送过来的信啊。”



    “我吗?”



    “怎么了?你不记得了啊?你这孩子,伤在脚上怎么脑袋还不好使了呢。福婶啊,你去到书房里把梓渊那天送来的信拿过来。”



    她什么时候寄过信了,夏梓渊一点印象都没有。难道是苍洛桀,不过他为什么要这么做?福婶拿着信走过来,信封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



    “喏,你自己看看,还是打印的呢。”



    安芷琴丝毫没有怀疑这封信并不是夏梓渊本人写的,毕竟打印出来的内容是看不出笔迹的。夏梓渊从信封中抽出信,信纸上整整齐齐地打印着几行字。落款还是她自己的名字,不过这绝对不是夏梓渊写的信。



    知道夏梓渊这几天在哪里的人就是苍洛桀、段绍轩跟Ja了,这明显地是苍洛桀做的事情。不过,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夏梓渊看着信,怎么也想不通。难道是为了自己吗,因为夏梓渊不希望家里人知道自己在哪里又不想家人为自己担心,所以才帮忙送的信。



    夏梓渊笑了一下,没想到苍洛桀竟然还在暗地里做了这么暖心的小安排。只不过,现在对于夏梓渊来说,已经全都不重要了。



    “哦,想起来了。因为在医院里不方便写字,我摆脱护士帮我寄的信,能把信放在我这里吗?”



    夏梓渊小心翼翼地把信收好,都过去了,信算是一种纪念吧。



    “梓渊啊,晚上跟爹地妈咪一起吃饭吧。”



    “好哇,晚餐的时候叫福婶上楼叫我。”



    夏梓渊跟安芷琴在客厅里聊着天,夏梓渊的确开朗许多了。这是不是假装的,表面的,没有人知道。



    “夫人二小姐,叶少爷来了。”吴叔走到她们两个身边。



    “叶子默吗?”



    夏梓渊很是惊讶,他怎么来了,她还没做好打算跟他见面呢,见了面要说什么做什么?



    “是啊,已经到门口了。”



    “额……”



    “梓渊啊,你该跟子默好好地说一说了。不管怎么样,我们有错你也有错,妈咪先回房间了,你跟子默回你房间聊聊天吧。”



    安芷琴拍了拍夏梓渊的手背,叶子默这孩子她很喜欢。本来打算让叶子默成为自己的姑爷的,可是夏梓渊好像不是很喜欢的样子。



    安芷琴二话不说地就上了楼,福婶跟吴叔也识相地离开了客厅,到厨房去准备一些糕点跟饮料。



    夏梓渊焦虑地坐在沙发上,因为腿脚不方便想离开这个尴尬的地方都走不了。叶子默的感冒还没有完全好透,看起来还是有些憔悴。



    叶子默也是很不自在地走了进来,他很想见梓渊,因为知道她受伤了生病了,叶子默真的比谁都要担心着急。



    可是当看到夏梓渊的身影时他又开始害怕了,虽然夏梓渊一直都是自己深爱的女人,但是她也是曾经从跟自己的订婚party上逃走的人。



    一想到这里,叶子默又莫名其妙地悲伤起来。他不是埋怨夏梓渊,而是对自己感到失望而已。这么长时间以来,竟然还是没有赢得夏梓渊的心。



    看到了叶子默进来,夏梓渊不安地在沙发上挪了挪。因为很不自在,因为很尴尬,因为觉得很对不起叶子默。



    本来很熟悉的两个人,现在气氛变得很奇怪。上一个礼拜还准备谈婚论嫁呢,现在竟然用这样的心情面对彼此。



    “你的脚……怎么样了?”



    叶子默尴尬地坐在了离夏梓渊有些距离的地方,他自己的身体也不是很好,刚刚自己开车过来到现在还晕乎乎的呢。



    “咳咳,好多了,没什么大碍了。”



    “怎么这么不小心呢,都打上石膏了,还不严重吗?”因为真的很担心,叶子默有些着急了。



    “没什么大碍了……”夏梓渊弱弱地回了一句。



    “那天的事情……对不起,没有提前跟你说,还害你受了伤。”



    叶子默在为订婚宴的事情道歉,把她受伤的事情也揽到了自己的身上。因为没有提起告知夏梓渊,不管是谁都会生气地逃走的吧。



    “子默……”



    “你很少这样叫我。”



    叶子默失落地看着夏梓渊悲伤的脸,他了解夏梓渊的性格,她总是隐忍着自己的感情。夏梓渊这样说的话,证明她真的觉得很对不起自己。



    可是,叶子默不希望夏梓渊因为自己变成这样。夏梓渊就是夏梓渊,叶子默不希望她为任何人而改变自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