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66小说网> 其他小说> 囚爱天使:逃婚猫咪不服输> 第1章 吞吞吐吐

第1章 吞吞吐吐

    “二小姐!二小姐!”



    超豪华的别墅里,一个身材胖胖的矮矮的戴着老花眼镜的慈祥老人,满屋子里跑着喊着。



    “福婶,又怎么了?”



    “老爷,这……”福婶吞吞吐吐的,不知道说不说。



    “又是梓渊吧,哎,这孩子不知道又疯到哪里去玩了。不过,这么急有什么事吗?”



    世界级美术大师夏寒天坐在落地窗前,正品着昨天徒弟送过来的上好龙井茶。



    “下午有一个宴会邀请二小姐去参加,这请帖二小姐也收下了,可是对方都派车来接了,二小姐不知道又跑到哪里去了。”



    “哈哈哈,那孩子啊,最不喜欢参加什么宴会了,罢了罢了。”



    夏寒天放下茶杯笑了笑,夏梓渊虽然淘气爱玩,可是却可爱的不得了。他这个小女儿啊,真是拿她没辙了。



    “可是老爷,举办宴会的可是世恒珠宝的大公子啊。二小姐已经答应了,不去……不太好吧。”



    “世恒珠宝的大公子?”



    “就是廖书南廖少爷。”



    “哦,是书南啊。那小子也爱玩,估计他跟梓渊很早以前就认识了吧。”



    “老爷,在门口一直等候的人过来催了。”



    管家老吴毕恭毕敬地走了过来,他们已经让司机等了好长的时间了。



    “看到梓渊了吗?”



    “二小姐吗,没有啊,从今天早饭过后就没看到了。”



    “这个淘气的孩子,肯定又从后花园的矮墙上跳出去了。老吴啊,你尽快找时间把墙重新修建一下,每一次梓渊都是从那里跑出去的。”



    “是是是。”



    老吴无奈地笑了笑,二小姐特意求过他,叫他不要把墙修建的高一点。不然,她就没有机会再轻易地跑出去了。



    “你去跟他们派来的司机说一声,就说梓渊有些不舒服,就不去了。记得态度好一点,跟人家好好地道个歉。”



    “是的,老爷。”



    福婶站在一旁,手里还捧着好几套精美的礼服。夏梓渊的性子这个家里的人都很了解,福婶也早就猜到了,二小姐肯定会偷溜出去的。



    夏家别墅后花园后面的公路上,因为这里是私人区域,没有其他外来的车子经过。夏梓渊戴着一个棒球帽,一身超级运动的衣服脚上穿着一双天蓝色的运动鞋。



    娇小的背上背着一个大大的双肩包,里面装满了充足的食物跟水,还有她离不开的颜料画笔跟画纸。



    “嘿嘿,拿我没办法了吧。什么宴会啊,听着就烦,谁要去啊。”



    夏梓渊压了压帽子,这里到处都有监控摄像头。只有一条小路能不被摄像头拍摄到还能顺利逃出去,她早就设计好地图了。



    “可是……今天要去哪里呢?”



    夏梓渊拽了拽背包的肩带,好重啊,压的她快要喘不过气了。算了,走到哪算哪吧,反正也是去玩去画画而已,有感觉的地方夏梓渊都喜欢。



    “爹地,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刚才那么吵啊?”



    夏予柔穿着一身深紫色的礼服,走了下来。



    “没什么事,还不是你妹妹嘛,又要发动全家人开始找她了。”



    “梓渊啊,她那么爱玩您就让她玩呗,反正梓渊今年才十八岁,不对,年末才满十八岁呢。”



    “你倒是挺看得开啊,你这是又要去哪里啊?”



    “去参加一个party啊,已经快来不及了。”



    “什么party啊?你们两姐妹啊,大周末的都不愿意在家里陪陪爹地跟妈咪。”



    “没有啦,就是一个新晋美术家的party啊。”



    “那你好好玩吧,记得晚上早点回来,叫司机小松去送你吧。



    “不用了,我自己开车去就行了。”



    “你到那里去怎么样也得小酌几杯吧,可是喝酒了就不可以开车了。”



    “那好吧,老吴老吴!”



    “有什么吩咐,大小姐。”老吴又火急火燎地跑了过来。



    “叫小松备车到门口等我。”



    “是的大小姐。”



    “那爹地,我走了啊。”



    “记住别玩的太疯了,我之前跟你说的那件事情你还记得吧。”



    “记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嘛,而且……说不定他也还记得我。”夏予柔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幸福的笑容。



    “记得就好,你今年都二十三岁了,跟你妹妹不一样,别那么贪玩了。”



    “我知道了。”



    夏予柔有些小生气地走开了,从妹妹出生的那一天开始爹地跟妈咪就都护着梓渊。梓渊是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学习画画了,可是那个时候夏予柔都快要十岁了。



    本身画画的造诣跟天赋就没有妹妹的好,又是笨鸟后飞。夏予柔拼命努力了这么多年,可是自己的画画功力和名望都没有夏梓渊那么高。



    亲生两姐妹也有会有摩擦,夏梓渊那么爱玩有的时候还会闯一些小祸,可是全家人都会包容爱护她。



    而明明是同一个妈咪生出的女儿,夏予柔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美人胚子。可是夏语柔自问,她的才学跟样貌都不及妹妹夏梓渊。



    夏梓渊今年年末才要满十八岁,正是豆蔻年华。那张让全世界女人都嫉妒跟羡慕的脸,她这个做姐姐的也会嫉妒。



    虽然,夏予柔也是一个倾国倾城的美女,可是她们两姐妹身边出现的人,有一半以上都是更加喜欢妹妹梓渊的。



    “老公啊,予柔今年也不过才二十三岁而已,不用这么急着就把她嫁出去吧。”



    “可是洛桀年底就要回国上任了,这是予柔的爷爷在很早以前跟苍老先生的约定。他们能看上我们家的女儿,也是予柔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啊。”



    “这的确也是,可是……”



    “芷琴,别说了,这件事情在予柔还没出生的时候就已经定下了。而且,予柔也没有不愿意的样子。正好让梓渊也看一看,都已经十八岁了,还像小孩子一样。也该让她学得跟她姐姐一样,成熟一点。”



    “那还不都是你惯的,梓渊又跑出去玩了吧。”



    “现在的梓渊跟我小时候很像啊,也是那么贪玩。我不想锁住她这份难能可贵的天真活泼啊,她爱玩就玩吧,反正还是一个小孩子。”



    “也是啊,梓渊那么聪明。也是遗传到了你这么好的画画天赋,如果不是前几次的比赛她都没有去参加,估计这会儿早就成了比你还知名的画家了。”



    “不出名也好啊,不然像我们一样,整天活在聚光灯下。连最喜欢做的事情都无法静下心来做,没有了自由梓渊怎么受得了啊。”



    “不过,你可要派人看好梓渊啊,爱玩归爱玩,总是这么淘气的话万一出了危险怎么办?”



    “我知道了,梓渊爱玩是爱玩,可是啊她的胆子比谁都小。她不敢跑到太远的地方去的,估计就在城郊的四季山那里吧。”



    “哦对了,说到予柔的婚事,我才想起来。之前叶省长跟你谈起的事情,你考虑好了吗?”安芷琴又想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你是说叶子默的事情啊。”



    “是啊,叶省长就子默一个儿子,又跟梓渊是学长学妹的关系。这件事,你得好好考虑考虑啊,毕竟梓渊年纪还小,你千万要考虑清楚啊。”



    叶泽省长就叶子默这一个独子,偏偏子默跟梓渊性格很像,都属于不受限的一种。以前在学校,子默可是人气王校草级的风云人物。



    毕竟还是省长的儿子,全校的小女生都很爱慕叶子默。而叶子默又有些花花公子的感觉,更是走到哪里哪里开花了。



    可是性格调皮的夏梓渊也是让全校男生神魂颠倒的,可是就是那个性格不敢让人恭维。称不上是高傲,可是不管跟她告白的人优不优秀或是怎么样,她都不予回应。



    叶子默可是从夏梓渊入学的那一天开始就注意到她了,如此可爱又有性格的女生让叶子默很是动心。



    一直苦苦追求了夏梓渊几年的时间,可是他这个省长的儿子总是在夏梓渊那里吃闭门羹。可是喜欢就是喜欢,这种感觉无法抗拒。



    实在没有办法了,叶子默才恳求的父亲,让叶省长去跟夏寒天说。要他把女儿许配给自己,叶子默相信日久绝对生情。



    “可是人家是省长啊,这个面子你能不给吗?”安芷琴还是有些担心的。



    “这可关系到咱们女儿的终身幸福啊,梓渊不喜欢的话我也不想强求。”虽然是这样说,这是有些时候都会有些身不由己的。



    夏寒天起身走到窗前,院子里一个个画架上还夹着夏梓渊随手画的院子里的风景画。没事的时候,夏寒天都会到窗口去看一看。



    看到梓渊的画,莫名地心情就会变得很好。所以,夏寒天就把他喝茶的地点改在了落地窗前,就是为了可以一边享受着午后的阳光,还可以一边看着梓渊充满了情感的画作。



    “你就是这个样子,梓渊的性子就是像你。”安芷琴笑着说。



    “咱们姑娘像我还不好啊。”



    “可是,予柔那边你的关心是不是少了一些啊?”



    “予柔大了,我们也不能再管着她了。唯一一件事就是她的婚事,这是绝对不可以反悔的,而且要绝对认真。”



    “予柔既然已经点头答应了,那我也就没什么反对的了。毕竟对方的条件比我们好一百倍,这也是我们家的福气啊。”想到这里安芷琴还是放下了心。



    “不过,我想予柔也应该有心理准备吧。”



    “心理准备?准备什么?”



    “苍洛桀的身份可不一般啊,予柔以后的日子估计不好过啊。”



    “你说的也是,不过生活的环境不一样了,过一段日子以后就能适应了吧。”



    “好了,我们也去准备准备吧,晚上还有一个慈善拍卖会,我的画也算是重头戏了。”



    “是是是,福婶啊,把我跟老爷的衣服拿过来。然后让小张备车,在外面等着。”



    “是的夫人,那晚餐……”



    “晚餐的话,你叫厨房把你们的份准备好就行了。我估计梓渊不能回来吃,予柔也不能,我们两个晚上还有别的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